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闵灯从沙发坐了起来,尴尬的把衣服拉了下去。又抬手摸了摸鼻子,眼神始终没有落在霍疏脸上。

        霍疏看得好笑,把茶几上的水递给了他:“结婚我们以后说,但是……”

        闵灯战战兢兢的接过他手中的水,等着他说后半句。

        “好喝吗?”霍疏问。

        “……”

        闵灯紧张点了点头。

        “那我们是可以睡一张床的关系了吗。”霍疏笑着问。

        “……啊。”闵灯被他这个比喻弄得怔住了,“不……不行。”

        “你把我都给亲了。”霍疏掐着嗓子哭,“你要负责。”

        闵灯埋在大水杯里的脸悄悄的笑。

        “酒窝露出来了。”霍疏戳穿他。

        闵灯迅速敛下笑容,一脸严肃开始喝水。

        “腿别抖。”霍疏说。

        闵灯伸手按住了自己的腿。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一起睡……”霍疏叹了一口气。

        “……睡。”闵灯声音细小。

        “啊?”霍疏装没听见,接着又把双手做成喇叭一样放在了闵灯嘴上,“你再说一遍。”

        “……”

        “滚。”闵灯骂。

        霍疏欢乐的滚去洗澡了。

        霍疏洗完澡出来,进卧室经过客厅的时候,特意亮了一嗓子,“一起睡哦……”

        闵灯低声又骂了一句,也去洗澡了。

        洗完从浴室出来,他一想到已经躺在床上的霍疏,就几乎是同手同脚走进了卧室。

        闵灯睡的床不大,睡一个人绰绰有余。

        睡两个人虽然不挤,但肩膀还是会碰在一起。

        所以尽管闵灯上床后靠边躺着,两人还是有些不可避免的碰到了一起

        闵灯整个人躺的笔直,动都不知道该怎么动。他吞口水都觉得声音会不会太大。

        “你别憋气啊。”霍疏笑着偏头看他。

        “……”

        闵灯吸了几大口气。

        “我能抱着你吗?”霍疏突然问

        闵灯差点被吸进来的气呛到,咳了一声,僵硬的点了点头。

        霍疏的手从他腰间环过,闵灯整个人被拖过去一大截,吓得他差点叫出来,好歹是忍住了。

        两人挨的极近,霍疏身体热度源源不断的传了过来,腰上的手也开始不规矩。

        “你……你在摸我吗?”闵灯问的磕磕绊绊。

        霍疏放在他腰间的手没动了。

        闵灯松了一口气。

        “不……不可以吗?”霍疏憋着笑问。

        闵灯:“……”

        他不知道可不可以,但就像霍疏说的,已经是可以睡一张床的关系了。

        不给摸好像也说不过去。

        “咳……”闵灯认真想了想,“那只可以……摸一下。”

        “因为我要睡了。”闵灯又补充。

        霍疏在一旁拼命忍着不笑,这会儿要是笑了。今天晚上他就要睡沙发。

        霍疏象征性的在他腰上摸了一把。

        闵灯安心了,刚闭上眼。

        “我能亲你吗……”霍疏说。

        “……”

        闵灯咬了咬牙,瞪着眼偏头看了过来。

        霍疏笑着看他,凑过去亲了一下。

        带响的那种。

        闵灯愣了一会儿,接着笑弯了眼睛。

        就在这时,霍疏突然侧身压了上来。

        闵灯只来得及闷哼了一声,就被压的死死的。

        霍疏最后松开人,闵灯喘息根本止不住,眼角都晕红了。

        霍疏用指腹擦了擦闵灯嘴角边的水渍,看着他磨的殷红的嘴唇,没忍住又亲了一口。

        “你好重。”闵灯推他。

        “……”

        “宝贝儿你现在的台词应该是……你好棒。”霍疏苦心传教。

        闵灯冷哼一声,表示不屑。

        要棒也是他棒。

        “我们抱了摸了亲了,那我能……”霍疏后半句特地凑到了闵灯耳朵边低声说了出来。

        闵灯浑身突然一颤,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推开了霍疏,猛的坐了起来。

        霍疏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担心的也跟着坐了起来,连忙摸着他的背,“怎么了,吓到你了?”

        闵灯喘着气,借着壁灯看清了霍疏的脸,绷紧的后背放松了下来。

        “吓死我了。”闵灯声音很小。

        “对不起。”霍疏在他背上呼噜了两把。

        他蹙眉回想了自己刚刚说的,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闵灯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没关系。”闵灯重新躺好了,闭上眼。

        脑子里却不可避免的闪过几个画面。

        单怀那时候擅长的可不止喝酒和暴力。

        男人一边压着女人一边对他笑,还逼着他看,女人的惨叫声一直持续到女人离开这个家。

        闵灯不露痕迹的压了压肚子。

        “闵灯?”霍疏蹙眉喊。

        “……干嘛。”闵灯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对劲。

        “肚子又痛了吗?”霍疏撑起身。

        “……没有。”闵灯说。

        “那你过来一点。”霍疏说。

        闵灯听话的又贴过去了一点,“干嘛。”

        霍疏搂着他腰的手探进薄薄的t恤,顺着肌肤慢慢摸了上去。

        闵灯抓紧了手下的床单,等霍疏的手停在他肚子中间,轻缓开始揉着,他才慢慢放开了。

        他身上不容易发热,经常钻进被子得等到大半夜才会慢慢暖和起来,所以他睡的也迟。

        但霍疏身上很暖和,像是一个巨大的热源,揉在他肚子上的手也很暖和。

        闵灯觉得自己像是陷进了软绵绵又热烘烘的蛋糕里,全身都快融化了。

        霍疏听着怀里的人平稳的呼吸,不由又放轻了一点动作。闵灯虽然瘦,肚子平坦,摸着却出奇的软和。

        等着闵灯眉间拧着的眉头松开,霍疏才小心翼翼的将暖在闵灯肚子上的手收了回来。

        闵灯睡着的时候喜欢团成一个小团儿,睡着了基本就不动。很安静。

        霍疏这会儿感觉自己怀里跟揣了只巨大的猫。

        他低头用下巴在猫头上蹭了蹭,闵灯头发不知不觉间长长了,蹭着不扎。

        霍疏来了兴趣,又蹭了好几下。

        怀里人动了动,接着被窝里伸出一只迷糊的爪子。

        啪的一掌拍在了霍疏下巴。

        霍疏:“……”

        “不蹭了,不蹭了……”霍疏哄着人把手重新塞进了被窝里。

        抱住人,严肃闭上了眼。

        心里活泼高呼:明天再蹭!

        第二天一早,闵灯光着脚下床,困着眼睛,蹲在了衣柜边翻衣服。

        霍疏听见动静,朝着房间里喊了一声,“别换衣服,先出来喝粥。”

        “知道了。”闵灯应了了一声,揉了把眼睛。脱了身上的睡衣,把头埋进了衣柜。

        整个房间不大,床不大,衣柜最大,几乎一整面墙都是。

        他衣服没多少,以前衣柜空荡荡的,衣服都是一小摞一小摞。

        霍疏来了之后三天两头的拎着新衣服回来。

        闵灯每天早上在床脚看到的衣服都不一样,衣柜里的衣服也越来越满。

        平常不是霍疏给他选好了,放在床上,就是他随便去衣柜里抽着穿,抽到哪几件算哪几件。霍疏讲究,每次看到他自己穿的衣都要叹气。

        所以,闵灯今天想好好穿。谁不讲究了。

        他抽了一件白色的套头卫衣先穿上了。

        想着上次霍疏给他配的是一条黑色裤子,找了好一会儿,才在衣柜角落看到。

        他伸手去拿。裤子被扯开,露出了裤子下面压着的一个很大的黑色纸袋。

        闵灯以为是霍疏的衣服,伸手一道勾着过来看了一眼。

        只这一眼,就让闵灯定住了。

        全是药。袋子里全是药。

        “怎么还没出来,又睡着了?”霍疏的声音带着笑先穿过门过来了。

        闵灯低头看着药瓶,这些药大部分他都认识。因为他吃过。

        那霍疏藏在这里的这些药是给谁的……给他的吗?

        可是霍疏为什么知道他需要吃药,又怎么知道他是吃这些药的。

        他还计划着,找个机会把这些事告诉霍疏。所有的。他找了医生,他可能需要治疗,他可能没有那么正常……

        闵灯脑子混乱,一团一团的慌乱和不受控制搅在了一起。

        所以,霍疏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他……

        霍疏进门就看到了光脚蹲在衣柜前的闵灯,蹙眉弯腰把毛绒拖鞋拿了过去,“怎么没穿——”

        霍疏动作僵住了,声音也戛然而止。

        他看到了闵灯手上的药瓶,也看到了那袋子被他扔在衣柜最里面的药。

        他慢慢蹲了下来,沉默的帮闵灯把鞋子穿上了。

        伸手很轻的在他头上摸了一把:“对不起。”

        闵灯手轻微发着抖,拿出了一瓶药。

        他一直知道霍疏为他做了很多,但是他现在才真正清楚,也许霍疏做的比他知道的还多。

        霍疏每天有多忙他最清楚的,几乎是从早到晚。

        霍疏每天都先陪着他睡,然后又起来工作。

        这都是闵灯有一次半夜起床,无意看见了在客厅压着声音打电话的霍疏才知道的。

        闵灯站在卧室门后没出去。

        就是那晚上,他听见了霍疏咳嗽,听见了霍疏叹气,听见了一根根烟燃起又熄灭的声音。

        “宁慧是医生。”霍疏轻声解释,“我不是故意瞒着你,我只是……只是想帮帮你。”

        闵灯听的鼻子发酸,低头看着手上的药瓶。

        头一次感受到了它的重量,他快拿不起了。

        霍疏没再说话了。

        两人在地板上蹲了很久,闵灯的头埋的很低。低到霍疏看不清闵灯脸上的表情,

        客厅外面放着的粥的香味慢慢飘了进来,有红枣还有花生的味道。

        很暖和的味道。

        “我饿了。”闵灯慢慢把头靠在了霍疏胳膊上。

        “粥冷了,我去热。”霍疏捏了捏他后颈。

        “嗯。”闵灯点头。

        霍疏没动,闵灯也没动。

        “你要是不愿意治,我们就不治了……”霍疏摸着他的背,声音很低,“我知道你不喜欢医生,讨厌吃药,我理解。”

        “但我不是医生,你别害怕我。如果有可能,我希——”

        “好。”闵灯低哑出声。

        他凭什么说不好呢,他求之不得。

        霍疏怔了怔,旋即讶异,“你说……什么……”

        “我说好,我说我愿意……”闵灯一字一顿。

        “只要你是医生,我就治,你开的药,我都吃。”

        霍疏蹙眉,红了眼眶,“这些药有些很多副作用。”

        “我知道。”闵灯点头。

        “这些副作用,会导致你可能不能进行正常的工作。”霍疏说。

        闵灯拧着眉沉默了下来。

        他知道治疗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没有人会比他更清楚。

        可是霍疏已经朝他伸出了手,他只需要牵紧。

        他不光想牵紧。

        “你一旦开始吃药,你就不能去餐厅工作了,你的情绪会反复,前面一段时间还可能会比现在更糟。”霍疏盯着他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

        闵灯也看着他,点头。

        这次轮到了霍疏沉默。

        闵灯觉得自己扳回一局,抿嘴笑了笑。

        霍疏看着他的笑,脑子以前就闪出过的想法再一次的冒了出来,“……只是不能工作,在这段时间,你或许可以尝试一下做其他的事情。”

        “……做其他事?”闵灯问。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霍疏站起了身。

        “嗯?”闵灯仰头看他。

        “虽然可能不那么简单,也许会很难,但是……”霍疏笑着低头,双手捧着他的脸,声音像是添加了魔法。

        “你有没有想过再去上学呢。”

        ※※※※※※※※※※※※※※※※※※※※

        感谢大家理解!非常暖心啦!

        我刚刚放学!就跑回寝室码完了!

        我!更新啦!

        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