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闵灯看着地上的人,突然发现这个人他都快认不出了。

        当年暴躁又高大的男人变成了现在的一个糟老头子。

        单怀手跟脚被绑在了后背,整个人就像是一只翻了肚皮煮熟的虾子。

        满脸涨得通红,从脏乱的发丝里瞪着眼睛看闵灯。

        闵灯眼前闪过无数场景,最终定格在了地上的单怀身上。

        他们两个现在的样子像是跟当年的场景重合了一样,变得只是两个人的身份。

        现在闵灯是站着的人,而单怀是跪着的。

        “你看,他把血弄到了司机师傅的皮鞋上,弄脏了,你觉得他应该怎么做呢。”霍疏用脸轻轻的蹭了蹭他的耳朵。

        闵灯愣着,

        弄脏了……

        他端着滚烫的汤碗上桌,也是不小心弄脏了单怀的鞋子。

        下一秒,单怀用弄脏的鞋子踢开了他,滚热的汤全浇在了他身上。

        那现在呢。

        如果按照单怀当爸爸的时候……

        “不是他会怎么做。”霍疏突然说,“是你会怎么做。”

        “……我会怎么做?”闵灯重复的低声念了一遍。

        “是的,你会怎么做。”霍疏说。

        “我……我会让他自己擦干净。”闵灯犹豫出声。

        “真棒。”霍疏语气温柔得夸奖,递给司机的眼神却是阴沉。

        司机完美的接收到了消息,挺着肚子把鞋伸在了单怀面前。

        单怀浑身一颤,喉咙里全是血,根本说不清楚话。

        在司机开始和善摸肚子的时候,单怀用脸硬生生把司机鞋上的血全部给擦干净了。

        霍疏适时捂住了闵灯的眼睛。

        再松开时,司机的皮鞋亮的反光。

        “他的头发一直没洗,这么脏,又该怎么办呢。”霍疏又问。

        闵灯怔住了。

        在那个家里,从来没有人想起过要帮他洗头,他会自己悄悄的在半夜躲进厕所里,用冷水慢慢的把头洗干净。

        但有一次被喝醉酒的单怀撞见了,他被掐着脖子按进冰冷的水池里。

        那他现在要掐着单怀这脖子把他摁进水池里吗?

        闵灯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他想那么做,但是又不会那么做。

        他为什么不那么做呢,凭什么。单怀那么对他,他为什么不能那么对单怀呢。

        闵灯紧紧的拧着眉头,脑子里炸开了尖锐的响声。

        他转过身抱住了霍疏。

        霍疏这次没阻拦他,把人直接抱了起来。

        “帮他好好洗个澡。”霍疏说完抱着人朝着巷子外面走了出去。

        司机等着自己两个老板走远后,嘿嘿嘿的笑了两声,摸着肚子,单手提着人找到了后厨后门那儿的一个简易水龙头处。

        霍疏单手打开车门,弯着腰小心的把怀里的人放在了后车座里。

        闵灯不愿意松开了搂着霍疏脖子的手,他甚至不愿意自己哪怕有一点离开霍疏的地方。

        霍疏只能单膝跪在车上,沉默的陪伴着。

        等到闵灯僵硬的身体软了下来,他缓慢的从上至下摸着他的背,“还害怕他吗?”

        闵灯沉默着没说话。

        “你不是他,你也不会成为他。你会发现,他对你的影响其实没有多大是不是。”霍疏语气缓慢,声音温和。

        他一点一点的把闵灯从那个黑暗的角落里拉了出来。

        “他那样的人一点都不用害怕。”霍疏说。

        “……我知道。”闵灯终于开口。

        他在霍疏第二个问题的时候就明白了霍疏为什么这么做。

        他知道。

        “我脖子要断了。”霍疏笑着开口。

        闵灯迟疑着松开了手臂。

        “等我一会儿。”霍疏起身。

        闵灯蹙眉,慌乱拉住了他的手。

        霍疏拍了拍他的头,把车门关上了。

        闵灯连忙从车窗探出头,刚想张嘴说什么。

        霍疏手撑在车窗上,突然弯腰下来。

        呼吸靠近。

        闵灯的额头上得到了一个吻。

        “我马上回来。”霍疏轻笑着说。

        闵灯也冲着他轻轻笑了笑,看着他转身,放在身下的手却捏紧了拳头,压着胃。

        “老板。”司机看着霍疏过来,伸手把还在管子下面淋着的人提了出来。

        大冬天水管子里流出来的水都带着细碎的冰渣子,单怀已经冻得神志不清了。

        看见霍疏走近,下意识的朝墙边缩着。

        “人你先找地方关着,然后把这附近所有的监控录像有他的部分全部调出来发给我。”霍疏一边说,一边慢慢走近了单怀。

        “你……你想……想……怎么样……”单怀上下牙齿打着磕,整个人已经贴紧了墙边。

        “蓄意报复,杀人未遂,你猜能判你多少年?”霍疏声音冷静

        单怀睁着眼睛没动弹了,好像真去算自己这回能判多少年。

        这幅以为自己还能出来的样子把霍疏心里的最后那一根弦给崩断了。

        “别猜了,不管判你多少年,你不可能再从那里面出来了。”霍疏弯下腰,死死抓住了他的头发,咬牙切齿,声音几乎是从嗓子眼挤出来的,“我又不是送你进监狱,我送你进坟而已。”

        单怀怔住了,他熬了这么多年,他不想再进去,也不想死在里面。

        这个认知让他冻僵了的脑袋终于转了起来,他开始挣扎着绑在自己身上的绳子,喉咙里不停的嘶哑的叫喊着。

        霍疏松开了抓着他头发的手,一脚踩在了他头上。

        将人死死的压在地上。

        司机目不斜视的地过了一包湿纸巾,喜滋滋的想着这回自己工资又得涨了。

        “别叫了。”霍疏接过湿纸巾,仔仔细细的把手擦了一遍。

        等着脚下的人不再发出声音,这才收回了脚。

        善意劝解道:“你现在应该想的是如何跟你的新狱友打完招呼后不被打断另一条腿。”

        单怀眼里满是绝望,他后悔了,他后悔来找闵灯。他以为闵灯还会听他话,任他打骂,永远不会反抗。

        霍疏回到车边,时间不过十分钟。

        他弯腰从车窗看进去,看见了躺在后座的闵灯。

        闵灯像是睡着了,蜷缩成一团,眉头紧紧皱着。

        霍疏小心翼翼的打开车门,脱下自己的外套,轻柔缓慢的盖在了闵灯身上。

        他把手往回收的时候,闵灯睁开了眼,看了他一眼,很快又重新闭上了。

        倒是霍疏僵持在原地,怕又把人吵醒,半天不敢动。

        等着闵灯呼吸渐渐平稳后,霍疏才轻手轻脚的把车门关上,绕过车头,上车,发动了车子。

        车子停在楼外时,闵灯就像是知道到家了,睁开了眼睛。

        “醒了?”霍疏打开了车门,笑着朝他伸出了自己的手。

        闵灯慢慢的撑起身,努力的忽视胃尖锐的疼痛。坐起来,把手递了过去。

        两人并肩朝楼里走,楼里的楼梯窄,两人只能一前一后的上去。

        平时走着觉得并不长的楼梯,闵灯却硬生生走出了一头冷汗。

        腿一软,一个踉跄,整个人直接就跪了下去。

        还好走在后面的霍疏把人给揽住了,“怎么了?”

        “没事。”闵灯拧着眉,他肚子这会儿都疼麻了都分不清到底是哪在疼了。

        霍疏蹙眉没再说话,直接把人抱了起来,继续往楼上走。

        闵灯微微仰头看着他的侧脸,觉得霍疏好像生气了。

        进了家门后,闵灯被霍疏放在沙发上,看着沉默去倒水的霍疏,才意识到霍疏真的生气了。

        他拧着眉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眼见着霍疏把热水放在他前面的茶几上,转身就要走时。

        闵灯一急,拉住了霍疏的胳膊。

        霍疏冷着脸回头看他。

        “我……我肚子疼。”闵灯小声说。

        “肚子哪儿?”霍疏终于有了反应,一边问一边把他的大外套脱了,接着掀开了他肚子上的衣服。

        “……我不知道。”闵灯松了一口气。

        “这里吗,还是这里……”霍疏一边问一边用手在他整块肚子各处轻轻按着。

        按到肚子中间时,闵灯拧着眉,嘶了一声。

        “这里是胃。”霍疏蹙眉,担心的在他脸上摸了一把,“我们去医院。”

        “不去医院。”闵灯说。

        霍疏抱着人沉默了下来。

        闵灯说完蹙眉又想解释,他不去医院,只是因为他自己清楚没有多严重。

        他每次一紧张胃里就容易不舒服,但很快就会好的。

        “我——”

        “不去医院,就在家里生啊?”霍疏说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生什么?”闵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生孩子啊。”霍疏轻笑着,把掌心搓热了,放在了闵灯肚子中心,轻轻的打着圈揉着。

        闵灯躲了躲,就被摁住不能动了。

        “你的肚子好软。”霍疏揉着揉着没忍住,捏了一下。

        闵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伸出手指戳了,反驳:“没有人的肚子是硬的。”

        “我的就是哦。”霍疏挑眉,“你要摸一下吗?”

        霍疏知道闵灯脸皮薄,容易害羞,所以说出这些话也只是为了逗一逗他,看看他的反应。

        谁知道这次,闵灯眨了眨眼,说,“要。”

        霍疏怔了一会儿,有些讶异。

        接着干脆利落的拉开了自己的衣服。

        闵灯蹙眉看了看他的肚子,又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有些羡慕的伸出了手,摸了上去。

        闵灯指尖带着微凉,肌肤相触,就像是临界沸点。

        霍疏分不清是烫的还是冷的。

        他抓住了闵灯的手,借力把人摁在了沙发靠背上,闵灯讶异的睁大了眼睛。

        “我能亲——”霍疏说到一半自己突然低声笑了出来。

        闵灯没弄懂,也跟着笑。

        他笑着笑着,霍疏却突然低头强势的亲了下来,闵灯笑不出来了。

        霍疏细细的亲吻着,手却悄悄的绕去了他腰间。

        闵灯睁大的眼睛慢慢眯了起来,本来想推开他的手也渐渐的抓紧了他的胳膊。

        “继续憋。”霍疏松开人,好笑的看着闵灯憋的一脸通红,“你是王八吗这么能憋。”

        闵灯一脸茫然的严肃,反应过来后才连忙呼吸了好几口气。

        还等闵灯喘过气,霍疏很快又重新吻了上去。

        霍疏放在闵灯腰间的手,也顺着腰线慢慢探了上去。

        闵灯控制不住的有些颤抖,闷哼了一声。他张了张嘴想要喘气,却没料到霍疏趁机把舌头伸了进来。

        闵灯含糊不清的骂了一声,眼神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变得恍惚了。

        喘息声渐渐停下来的时候,闵灯的衣服都已经被推到了胸前。

        整个人已经迷糊了,大脑缺着氧。

        霍疏好笑的看着还在喘气的闵灯,伸手帮他拉着衣服。

        闵灯迷瞪着眼睛,抬手一巴掌挥开了霍疏的手:“热。”

        “亲完就不认人。”霍疏笑着摸了摸他的肚子,还是把衣服拉下来了一半,“肚子还痛吗”

        闵灯摇了摇头。

        “那我们解决下一个事情。”霍疏看上去兴致勃勃。

        “……嗯?”闵灯疑惑。

        “关于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男人的这件事。”霍疏挑眉,“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闵灯脸上余温未降,这会儿又燃了起来。

        他知道霍疏说的是上次霍疏问的那个问题。

        可是现在两个人亲都亲了,怎么还问。

        难道非要他点头大声说一声:好的,我们俩这就算是在一起了,即日生效。宣誓人:闵灯!

        闵灯嗓子眼发干,脖子都憋红了,就是说不出口。

        半响过后,他摸了摸鼻子装傻,“……什么事啊。”

        “结婚啊。”霍疏理所当然,“你忘了?”

        闵灯:“……”

        结你个头。

        ※※※※※※※※※※※※※※※※※※※※

        我不是故意鸽,我是真的慢(跪倒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