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闵灯没说话,脸上没什么表情,看上去出乎意料的镇定。

        只是隐隐作痛的胃让他慢慢弯下了腰,脸色变得苍白。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会再一次看见这个男人。

        他做不出任何反应,甚至连害怕都没来得及挂在脸上。

        “闵灯?”霍疏见电话那头久久没出声,担心的喊了一声。

        “小灯。”单怀很满意闵灯看见自己的这副表情,扯着嘴皮低低笑着,“不认识爸爸了吗?”

        单怀的这句话点燃了空气中的火星,闵灯胃里开始一阵陈钝痛,脑子里也跟拉警报一样响起了刺耳尖利的声音。

        他恶心的想吐。

        电话那头的霍疏听见那头那个人对着闵灯自称爸爸,整个人都怔住了,随即很快反应了过来。

        只是完全控制不住颤抖的手让他根本打不好字,消息也发不出去。

        霍疏越想控制好,就越担心闵灯,手不停的发抖。

        他知道自己在害怕了。

        霍疏一巴掌扇在了自己脸上,颤抖的手指终于停了下来。

        “闵灯,听得见吗。”

        “闵灯,没事的,你别怕。”

        “我已经给司机发了消息,他马上就过去我也马上过去,你别怕。”霍疏声音听不出任何不对劲,甚至过于冷静。

        闵灯脑子模糊的应了一声,下意识转身想逃开这块地方。

        胳膊却被人一把抓住了。

        粗粝的手像是一条凉滑的蛇,缠着他的胳膊上。

        马上就要咬下来的,是浸满了毒液的尖牙。

        闵灯浑身一颤,不敢动了。

        他看见了冲他打下来的拖把、木棍、女人的高跟鞋、灌满水的铁桶、还有被男人吸了一半的烟头。

        他被摁在了水池里、他被掐着脖子、他被锁在燃起大火的房间里。

        闵灯浑身都在痛,他快站不稳了。

        “小灯,你看看我,你看看我是谁。”单怀笑得开怀,“爸爸回来了。”

        闵灯嘴里咬出了一片血腥味,一点都不敢动。他怕的要死,全身却僵硬的连抬个手指都抬不起来。

        “闵灯,你抬头看他,告诉我他长什么样子。”霍疏突然问。

        闵灯看着地板,眼神开始恍惚。

        男人很高,他只有男人大腿那么高,男人的手很大,一巴掌能把他扇晕过去,男人……

        “我是问他现在的样子,你睁开眼睛去看”霍疏反复重复着,“他现在长什么样子。”

        闵灯怔了一会儿,才把自己看着地的眼神艰难的拔了上来。

        看着眼前和他差不多高的老头。

        “你面前是一个什么人。”霍疏问。

        “……一个老头子,腿还是瘸的。”闵灯声音从嗓子里挤出来。

        单怀:“……”

        “还怕他吗?”霍疏问。

        闵灯怕的牙齿都在打颤,但一把甩开了单怀的手。

        单怀惊讶了,他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随即恼羞成怒,想着闵灯算什么东西,连闵灯都敢反抗他了。

        “你现在这么不听话啊。”单怀死死地盯着他,“以前爸爸的好儿子呢,要我现在教教你该怎么听爸爸的话吗?”

        霍疏闻言脸色阴沉的吓人,他顾不上闵灯在听着他的声音,直接骂了出来。

        “我艹他妈个**狗***老*************”

        闵灯全副身心都放在了霍疏的声音上,被这一长串脏话给砸蒙了。

        霍疏从来没讲过脏话,但是按照这个恶毒程度,这应该说只是在他面前从来没有讲过。

        “小灯。”单怀又换了一副面孔,笑得脸上的假皮在抽搐,“爸爸不愿意打你,你听话一点,还是爸爸的好儿子。”

        霍疏又骂了一串,语气阴狠命令道,“跟着我说。”

        闵灯听着电话里霍疏的话语,颤颤抖抖的挑了一句复述了出来:“儿……儿你妈的一坨屎。”

        单怀:“……”

        他几乎是震惊的,他完全没有想到这句话是从闵灯嘴里说出来的。

        “你——”

        巷口突然冲进来一个人,尽管脚步声很轻,单怀却迅速发现,并从兜里摸出来一把水果刀。单手勾着闵灯的脖子,另一手把刀架在了他脖子前。

        闵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就算他能反应过来,他也不敢反抗。

        脖子上冰凉的触感让他打了个哆嗦。

        他看见了巷口冲过来的人,是那个一直接送他的那个有点儿胖的司机。

        “你别过来!”单怀拼命吼着。

        闵灯耳边一阵嗡鸣声,什么都听不见了。

        只能听见自己身体内部心脏拼命跳动的声音

        耳机那边的霍疏像是说了什么,但全部都是刺啦的电流声,闵灯听不清了。

        “你过来我就捅死他!”单怀不停的大吼来掩饰自己的害怕。

        司机满脸难为情的摆着手,“兄弟你别这样,这是犯法。”

        “你别过来!不然我就杀了他!你别过来!”单怀一直在重复这句话。

        “你弄啥呢?”司机东北话都被吓了出来,脚步倒是坚定不移的往前慢慢移动着,“你是不是傻,杀人要坐牢的。”

        单怀收紧了闵灯脖子上面的手,紧张到眼神有些恍惚,“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司机停在离他大概三米左右的地方,这是一个安全距离。

        再近的话,难免单怀会做出什么激动的事。

        “坐那么好的车,还有司机,你肯定很有钱吧。”单怀说话含糊,声音低哑,“真没想到你能混成这样,你就应该死在那场火里。”

        闵灯耳朵里重新听见了声音,他听见了耳机里霍疏的沉重的呼吸声。

        “兄弟你别这样,吓到我老板了。”司机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突然往天上一指,“看!海绵宝宝!”

        “闵灯,偏头。”耳机里突然传来了霍疏的声音。

        闵灯几乎是在下一秒就执行了霍疏的命令,毫不迟疑。

        一道风卷了过来,单怀惨叫。

        闵灯摔坐在地上,眼角余光看见了几乎是飞过来的司机,以及下一秒被踢飞的单怀。

        巷口风声刮过耳边,刀掉在地上清脆的铁器声割破了寂静。

        单怀好不容易爬起来,嘴里说不清楚话只得啊啊的叫着,低头满地找着自己的刀。

        刀就在他后面不远,没一会儿,单怀重新拿回了自己的刀。

        闵灯张嘴刚想喊,一团滚热的东西被扔进了他怀里,低头看,两个还冒着温气胖胖的烤红薯。

        司机冲了上去。

        一只手还抽空冲着闵灯比了个耶。

        闵灯:“……”

        闵灯从地上站起身走到了墙边,一手捧着红薯,一手撑着墙,缓慢靠着墙边蹲了下去。

        手按压着胃,闭着眼睛脸色苍白。

        单怀的惨叫声不停的在响起。直到最后没什么声音,闵灯这才睁开眼睛。

        在他不远处的单怀被司机的脚钉在墙上,满脸痛苦,张嘴哇的就吐了一口血。

        闵灯看着地上的那一团血,脑子开始发晕。

        司机松了脚,单怀从墙上滚了下来。

        “完工。”司机单手掐提着单怀的脖子一边拖一边找绳子,还不忘安慰闵灯,“红薯趁热吃,别冷了。”

        闵灯:“……”

        闵灯闭眼偏头把自己的脸贴在了温热的红薯上,还是想吐。

        耳机里的声音变得嘈杂,风声不断刮过。

        就在这时候,巷口传来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和粗重的呼吸声。

        闵灯睁开眼睛,耳机里的呼吸声和巷口的呼吸声重合在了一起。

        霍疏来了。

        闵灯猛的站了起来,望着霍疏,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霍疏冲过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伸手把人抱住。

        一双眼睛急红了,抱着人的手都在发抖。

        嘴里不停的念就没事了,没事了。

        不知道是在安慰闵灯,还是在为自己庆幸。

        两个人恍若劫后余生一般,紧紧抱在一起。

        “老板。”司机非常没有眼力价的凑了过来,“人绑好了。”

        霍疏重重的吸了一口气,拉开了自己怀里的闵灯。

        他伸手捧着闵灯的脸,用力的在闵灯脸上抹了一把。

        闵灯红着眼睛想伸手抱着他,他不知道霍疏为什么在现在推开了他。

        “你害怕他吗?”霍疏突然问。

        闵灯没说话,只是不停的想往霍疏怀里钻。

        “为什么要害怕。”霍疏抓紧了他的肩膀。

        闵灯急了,喉咙里不停发出闷哼,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闵灯你看着我,你真的害怕他吗?”霍疏咬着牙说出口,“你害怕的难道不是以前的你吗?”

        闵灯终于停住没动了,放在霍疏胳膊上的手抓紧了。

        “这种恐惧来源于习惯,打破习惯。”霍疏紧紧的盯着他,“……也打破以前的你。”

        闵灯瞳孔恍惚,他开始想以前的自己。

        懦弱,胆小,什么都不敢反抗,顺从一切,被动的接受一切。

        他现在还是这样吗?

        “不一样了,你已经在改变了,你跟以前的那个你已经不一样了”霍疏双手抓在闵灯的肩头,把他转了过去,正对着对面绑着的单怀。

        “你看着他,他现在比你矮,力气没你大,他现在只是一个老头子,你还害怕他吗?”

        “……霍疏。”闵灯想回身抱住霍疏,却被定住不能动。

        他不想看见单怀,他只想要霍疏。

        突如其来的委屈让他红了眼眶,让他喘不上气。大口呼吸着却感受不到空气。

        他听见身后的霍疏轻轻叹了一口气,霍疏把他转了过来,抱紧了他。

        闵灯终于吸进了一大口气在肺里,冷气骤然涌进,呛的他满脸眼泪。

        “别害怕,我现在在你身边,我会保护你。”霍疏紧紧环抱着他,贴在他耳边沙哑出声,“但我更希望……更希望你能自己能够勇敢一点,只要一点。”

        闵灯好半天才喘顺了气。他在脸上胡乱抹了一把,仰头看着霍疏。

        他听懂了霍疏的意思。

        霍疏放在闵灯后颈上的手重重的磨蹭了一下。

        闵灯疼的缩了缩脖子。

        霍疏手放到了他后脑勺,强硬的让他抬起了头,低头吻了下去。

        闵灯眨了眨眼,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霍疏突然埋进了他的肩窝。

        “分一点我的勇气给你。”霍疏哑声说。

        闵灯舔了舔嘴唇,转过了身,手拉住了身后霍的衣角。

        霍疏站在他身后,双手搭在他肩上,温柔缓慢推着他往前走。

        被捆着跪在地上的单怀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闵灯,和他身后的那个男人。

        尤其是男人看向他的眼神,让他寒毛竖立,下意识的拼命向后挪动着。

        双方距离不到一米,闵灯停住了脚步,向后缩着。

        背后贴着的温暖和肩膀上的手让闵灯勉强冷静下来。

        “别怕。”霍疏低头在他发顶上亲了一口。

        闵灯抓紧了霍疏的衣角,这才迟疑往前走了两步。胃里因为紧张,开始了一阵阵像是被针扎一样尖锐疼痛。

        “看着他。”霍疏声音强硬。

        闵灯忍着胃里的不舒服,听话的低头看着地上蜷缩着的单怀。

        两人眼神相触,闵灯呼吸一下就停了,眼神迅速躲开,往后退一步,直接踩在了霍疏脚上,却半步都不得退。

        单怀猛地意识到这会儿唯一能救他的只有闵灯。

        “小灯!小灯!爸爸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霍疏抬手捂住了闵灯的耳朵,眯缝着的眼里满是厌恶。

        司机一脚上去。

        单怀安静了。

        霍疏满意的松开了捂在闵灯耳朵上的手。

        闵灯眨了眨眼睛,想回头看霍疏,却被他定住不能动。

        “……以暴制暴不提倡,我们来玩个亲子小游戏。”霍疏弯腰低头,凑近闵灯耳边,开口声音低沉。

        “今天,你来当爸爸。”

        ※※※※※※※※※※※※※※※※※※※※

        以后我不说瞎话了。非常抱歉。

        我终于可以去吃早饭啦,从12点弄到现在,我的速度是真的很慢唉。

        非常感谢大家支持正版。么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