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董远大蹙眉看了闵灯一眼,又抬头看着小姑娘,“别哭了,我重新做一份,等会儿我来端上去。”

        小姑娘还想要抱怨什么,抹了一把眼睛,柔柔弱弱的低声骂,“他妈个臭嗨,老娘明天去帮她上坟。”

        董远大:“……”

        董远大用最短的时间把汤做好了。

        闵灯站在一旁腿发软,大冷天吓出了一头汗。

        “别怕,这种傻屌多了。”章丘递过去一张纸,“不过来找一下茬,就不知道来自耳光的疼痛。本来是咱们的错,她非泼人家小姑娘一身水。”

        闵灯不是怕外面的人,他只是怕董远大问自己为什么能做出一道没有味道的汤。

        为什么呢?

        因为他没有味觉。

        为什么没有味觉呢?

        闵灯没有再往下想,他不想回答自己这个问题。

        就像他不想承认自己需要吃药来维持稳定一样。

        他给自己把药停了,所以他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他会无意识的害怕,恐惧,焦虑,甚至在某些情况下,他接触霍疏,手都会在发抖。

        他以为霍疏不知道,他以为他瞒得很好。

        但其实霍疏早就知道了,还找到了他的药。

        “跟我出去倒个歉。”董远大最后装好盘,抬头看他。

        闵灯脸色难看到没有一丝血色,快步跟在他身后出去了。

        晚上大厅客人只有两三桌了,相互距离隔得挺远。

        7号桌在大厅正中间,坐了两个人,一男一女。

        中年男人穿着一身西装,很胖,肚子上的扣子都快给崩了。

        坐在他对面的女人看着四五十岁了,大卷发脸上的白粉抹得格外厚。

        这会儿正拿着小镜子涂口红。

        见他们过来,女人放下镜子,斜眼看着。

        “女士你好,我是餐厅主厨。”董远大笑着微微弯腰,“实在抱歉,我向您——”

        “你是主厨?”女人声音尖细打断了他,“这汤谁做的?”

        “汤是我徒弟做的。”董远大让出了身后的闵灯,“他今天——”

        女人扬手就把手上的红酒泼了过去。

        闵灯反应还算快,往旁边一躲。红酒只泼湿了他一条胳膊。

        女人见没有泼到人,直接甩手把杯子砸在了闵灯身上。

        冬天穿的多砸在腿上倒是不疼,就是把闵灯吓了一跳。

        董远大脸色阴沉的重新拦在了闵灯面前。

        眼神在女人身上扫了半响,低声道:“闵灯,给客人道歉。”

        “对不起。”闵灯干脆利落冲着董远大肥胖的后背道歉。

        女人脸上流过一丝得意,“以为道歉就行——”

        “咱们一码归一码,他道歉了,你也得给他道歉。”董远大沉下脸看着很严肃。

        “我跟他道歉?”女人惊讶到不屑,“我犯得着跟一厨师道歉吗?”

        站在一旁的服务员小姑娘早在女人泼红酒的时候,就去后厨通风报信了。

        餐厅里遇见这种顾客不算少见,一般能糊弄过去,他们就糊弄了。

        糊弄不过去的他们就以暴力解决顾客。

        反正他们店老板是这么干的。

        没一会儿,章丘周一刚领着后厨一大群老爷们走了出来。

        后厨里的大老爷们身高普遍在180以上,厨房里干事儿的就没有瘦子。

        这么一排站出来,视觉效果极其让人尿尿。

        男人明显要尿了,拉着女人的胳膊,“算了算了……”

        “要走你走。”女人一把甩开了男人,“我就不信他们敢打我!打我就报警!人多了不起啊!我今天不光泼他,我还要打——啊!”女人突然尖叫。

        旋即一脸惊恐的着看着自己一身泼湿了的貂皮大衣。

        换好衣服的小姑娘,单手拎着泼空了的桶子,放声大骂,“老子刚才请假下班了!老子现在不是服务员!老子现在是你爹!”

        章丘懒得废话,直接拎着想要去扛椅子打人的男人的脖子,把人拖着往外走。

        女人一边尖叫一边又不敢留在原地,追着章丘的脚步出去了。

        餐厅这会儿也没其他客人,这边开战之前,大厅里的另外两桌客人,早已经被服务员小姑娘们请到二楼的独立包间去吃了。

        小姑娘们还特意放了加大声音的莫扎特,楼上的客人吃得很开心。

        “没事了。”董主厨拍了拍闵灯的背,“这次就算了,下次别在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了。”

        闵灯沉默着点了点头,用手抹了一把脸。

        转身去了厕所。

        厕所里没人,他反锁了门。

        冲着镜子磕了个头,打开水流,接水扑了把脸。

        他抬起头,冰凉的水滴下睫毛,流过鼻梁,润湿了嘴唇,然后蜿蜒滑进领口,闵灯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他们餐厅的每一盘菜上客人桌之前,负责这盘菜的人都会尝过,以确保菜品质量。

        他尝不到味道,所以导致了今天这种事的发生。

        就像他没有办法一直抱着霍疏,霍疏可能就会走一样。

        他不想霍疏走,他想牵住霍疏的手。

        但霍疏没给他抓紧手的时间。

        霍疏发现了他的药,就不会再认为他只是有心理阴影这么简单了。

        闵灯不知道霍疏知道他的不正常后想了什么。

        他只知道,领养他的每一个人都是在明确知道了他和正常人的不一样后,把他带回了家。

        最后却又全部忍受不了他的不一样,又把他像个货物一样退了回去。

        他害怕这些天霍疏只是在不断的忍受。

        他害怕也接受不了来自霍疏的退货。

        餐厅人走得七七八八的时候,闵灯才惨白着一张脸从厕所出来。

        脑子里依旧乱七八糟,炸的他眼前发黑。

        去更衣室换好衣服,走出餐厅,时间已经不早了。

        手机响了一声,接到一条消息。

        霍疏发过来的。

        ——我回来啦。

        闵灯站定,背靠着巷子矮墙,脑子不可控的又想起来霍疏手机的那一条消息。

        想起梦里霍疏因为他有病甩开的他的手。

        牙齿几乎咬出血来,他带着赌徒不要命般的孤注一掷,指尖僵硬的打下一行字。

        ——你早就知道了我有病是吧。

        消息发出去的一刹那,闵灯后悔了。

        他手抖着想把消息撤回,却怎么都点不稳那行字。

        膝盖发软,巨大的慌张填满了每个呼吸。

        闵灯一着急连屏幕上的字都看不清。

        “啊……啊……我……”闵灯喉咙里不自觉的低声说着什么。

        他偏头在衣袖上用力蹭了一把眼睛,视线重新变得清晰。

        好不容易撤回了消息,眼前却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

        晃过一条领带,闵灯记得,这是霍疏昨天带的那一条。

        闵灯鼻子一酸,觉得委屈,僵硬住低着头不敢动了。

        像是过了很久,久到闵灯甚至屏住了呼吸。

        一双宽厚温暖的手轻轻摸在了他的脸侧。

        “我才离开一天,谁趁着我不在欺负你了……”

        ※※※※※※※※※※※※※※※※※※※※

        中秋快乐!

        二更送上。

        迈过这个坎,灯哥就要愉快的接受治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