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闵灯紧张的看了霍疏一眼,重新坐下了。

        双手有些不自然的抓在了一起,他咳了咳嗓子。

        霍疏看他这个架势也慌了,闵灯不会是真要打架吧。

        那他是就地躺着,还是跪着呢。躺着闵灯打,腰是不是会累,那还是跪着吧。

        “……那个。”闵灯颇有些领导风度端着缸子喝了一口水。

        霍疏蹲下了,重新拿起新棉签沾药给他涂手。想着等会儿该怎么往下跪更帅。

        “你……”闵灯似乎有些纠结,但看了一眼霍疏坚定了决心。

        霍疏仰头看他。

        “咳……你你这样不对,你怎么能把……把董主厨开除掉。”闵灯低头声音很小的开始指责。

        霍疏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闵灯这是在演没有发现他没有拨出电话号码这个事。

        顿时笑的不行。

        闵灯蹙眉,“你……”

        “你真可爱。”霍疏笑得大声。

        闵灯觉得很尴尬,皱眉盯着他。

        “咳。”霍疏敛下笑容,突地正色道,“不开除他可以啊,只要你答应跟了我,我就放过他。”

        这戏太突然,跟闵灯预想的戏不一样。他接不上。

        只能磕磕绊绊回应,“不可能……你想都别想。”

        “那董主厨是非开除不可了。”霍疏冷哼一声。

        “那……”闵灯纠结思索片刻,“那好吧。”

        霍疏:“……”

        “好你个头。”霍疏笑着骂他,“接下来你应该先是拒死不从,接着哭天喊地,然后心如死灰,最后无奈委身于我,这就是一个大团圆结局。”

        “那董主厨呢?”闵灯根本和霍疏不在一根线上。

        “他?”霍疏想了想,“他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为我们加深感情给我们弄饭的厨子而已。”

        闵灯点了点头,冷静道:“你想的可真美。”

        霍疏:“……”

        “行了。”霍疏无奈在他头上抓了一把,“太晚了,去洗澡了睡吧。”

        说完,霍疏找了块保鲜膜,小心的包好闵灯手上的伤口,才让他进了浴室。

        闵灯洗澡一向很快,洗完澡进房间,他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想起章丘跟他说的那三个不要对霍疏做的动作。

        先脱衣再咬嘴唇然后说讨厌。

        闵灯蹙眉在心里过了一遍,到底觉得干不出来。

        但偏偏又跃跃欲试,这些动作皆带着勾引意味。

        他不想勾引霍疏,他只是想让霍疏能一直看着他。

        闵灯一边琢磨着,一边走进房间,发现霍疏正好呆在卧室,像是在拿东西。

        闵灯脑子开始不受控制的模拟他做那些动作,说那些话的样子。于是越走近就越尴尬。

        霍疏听见动静,回头看了他一眼,“你——”

        他这话还没说完,就见闵灯沉默的走到床边,两手一甩。以异常豪迈的姿势脱掉了衣服。

        再一甩,衣服直接飞到了霍疏头上。

        霍疏抓了抓眼睛,感受着眼前的黑暗。他刚刚那刹那甚至以为闵灯又要表演他的绝技,空手翻了。

        闵灯眼睛有一瞬间的茫然,他似乎不知道自己的衣服怎么就飞到了霍疏的头上。

        时间在这一刻凝滞了。

        闵灯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紧张小心的瞥着霍疏那边的动作,

        霍疏把头上顶着的衣服慢慢扯了下来,他正好站在暗处,脸上神态不明。

        闵灯更加不安了,咽了口口水,想过去把自己衣服拿过来。

        “你是在暗示我吗?”霍疏突然上前,眼角带笑的看着他。

        闵灯:“……”

        “我只是有点热。”闵灯狡辩。

        “哦……”霍疏最后这个音拉的老长,并且伴随着偏头看窗户外堆起来的雪这个动作,“我也挺热的。”

        闵灯满脸通红,瞪了他一眼,扯开被子就躺了进去。

        霍疏忍俊不禁,帮他把被子要拉下来了一些,“害羞归害羞,不要把头闷在里面睡。”

        “我……没害羞。”说出这话的闵灯脸红得不像样。

        “早点睡。”霍疏笑着说。

        见闵灯闭上眼睛,他才出了房间。

        收拾完自己,又处理了一些文件,才回了卧室。

        他躺好,按灭了灯。

        房间的灯被熄灭,只留下了一盏小小的壁灯。

        借着昏暗的灯光,霍疏正大光明的朝闵灯看了过去。

        却扫见了床边那方矮矮胖胖的柜子。

        霍疏骤然间满脑子都是床边抽屉里面破碎的药片、药瓶子、和刺眼的血迹。

        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感觉到了棘手,闭上眼睛。

        霍疏回想着那个画面,似乎能感受到闵灯强烈的抗拒和某种挣脱。

        但方向错了,就会像人陷进了泥沼,越挣脱就会越往下面陷进去。他得把人拉起来。

        霍疏睁开眼,偏头看着旁边床上的人,闵灯好像睡着了,呼吸声平缓而安静。

        他借着模糊不清的壁灯在心里勾勒出了闵灯的样子。

        闵灯年龄不大,长的也显小,看着也就高中生的样子。

        眼睛很漂亮,笑起来的酒窝也很漂亮。但偏偏平时冷着脸,说话也是一两个字的往外蹦,有时候还干脆不说,就那么沉默的看着你,让你无所适从。

        但可能你只要稍微注意一下这位异常冷酷的小孩,你会发现,他的手心可能已经紧张的出汗了,他的眼神在躲闪,他的耳尖会慢慢的红起来。

        很可爱。

        霍疏庆幸自己能找到这么一个宝藏。

        时间一点点过去,霍疏眯着眼睛发了困。

        床上的闵灯整个人突然一抖,床很轻的响了一声。

        霍疏从睡觉惊醒,撑起身,看得很清楚。

        闵灯脸色变得苍白,一额头的冷汗。

        “闵灯?”霍疏下床走过去,轻轻喊了一声。

        躺在床上的人毫无反应。

        霍疏只得凑近坐在了床边,“闵灯?”

        闵灯面上神色挣扎,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紧捏着拳头的手用力的在掌心掐出了血。

        霍疏蹙眉,小心的把自己手塞了进去,“闵灯?”

        闵灯这次有了反应,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霍疏凑过去没听清,他再附耳贴近,依旧没听清。

        一刹那,他猛地反应过来。

        闵灯根本没有说话,闵灯只是在求救。

        “闵灯,是我,没事了,你看看我。”霍疏抓紧了他的手,伸手擦了擦他额上的冷汗。

        闵灯先是睁开了眼睛,眼睛前没有焦点,像是铺了一层雾。呼吸很急,整个人有些发抖。

        “闵灯。”霍疏弯腰,担心看他的状态。

        “……啊?”闵灯下意识的把头往被子里缩了缩。

        霍疏见他应声才松了一口气,接后询问道,“我有点冷,我能和你睡一会儿吗?”

        “好。”闵灯在黑暗里眨了眨眼睛眼睛,抬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往旁边挪了个位置,开口声音发着哑,“明天再给你垫一层吧。”

        “好。”霍疏简单回答。

        闵灯床上根本不暖和,霍疏躺进去才发现闵灯整个人像是一只没有盖被子一样的发着冷。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霍疏握紧了他的手。

        “……刚刚做了个梦。”闵灯看着天花板,“梦里面太冷了。”

        霍疏沉默着,尽力捂热了闵灯的手。

        “你骗我。”闵灯说,“你根本就不冷。”

        “嗯,我太热了。”霍疏轻轻的搓着他的小手臂,“你得帮我降降温。”

        黑暗里只有很小的一盏灯,光晕模糊到两人甚至看不清彼此的面孔。

        小小的房间里,两人呼吸声仿佛交缠在了一起。

        一阵沉默后。

        “……你为什么喜欢我呢。”闵灯突地轻声问。

        “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霍疏偏头看他。

        “我知道章丘跟你说过了我的事。”闵灯也偏过了头。

        两人对视间,他忽然一笑,“那些带我走的人都很喜欢我,但是他们的喜欢太短,也太快了……喜欢这个词就像是在一小簇火苗,火苗周围有风,有雨,随时都会熄灭。有时候甚至都不需要风雨,只要一个眼神。他一看过来,我就知道,我又被丢下了。”

        闵灯从来没有跟谁说过这些话,也从来没有一次性说过这么多话。

        霍疏看着他的眼睛,觉得闵灯好像要哭了。

        霍疏伸手揽住了闵灯的后脑勺,闵灯没躲开。两颗头慢慢靠近,直到额头相互触碰。

        两人距离极近,闵灯甚至看见了霍疏瞳孔里琥珀颜色的细小光斑。

        很真诚,也很热烈。

        “听着。”霍疏认真开口,“如果对你的喜欢是火苗,那我应该是一头喷火龙。”

        闵灯眼底发红,轻轻的笑了。

        “所以没有其他人,我不一样。我这么说你可能会不信。”霍疏认真的拉过他的手,贴在了自己心口上,“你可以听听我的心,心是不会说谎的。”

        闵灯又笑了笑,头慢慢挪下去,贴在了霍疏胸口。

        “听见了吗?”霍疏看着埋在自己胸口的脑袋。

        “没有。”闵灯说。

        “你再听。”霍疏又说。

        闵灯疑惑,俯身。耳朵又贴在了他的胸口。

        这次真的听到了声音。

        “霍疏好喜欢闵灯啊,霍疏会永远永远永远陪在闵灯身边的……”霍疏掐着嗓子声音很搞笑。

        闵灯听完却眼眶发热,没忍住用脑袋在霍疏胸口蹭了蹭。

        霍疏摸了摸他的头,低声认真又道:“只要你愿意。”

        闵灯好半天趴着没动,腰上揽过来一只手。

        他开口声音有些哑,“你别抱我。”

        “这手真讨厌,它不听我的话。”霍疏轻笑抱怨,“你要不要牵着他,你握紧它说不定就听你的话。”

        “打两巴掌更听话。”闵灯认真提议。

        “是吗?”霍疏一边疑惑着,一边同时在他屁股上摸了一把。

        闵灯睁大了眼睛,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

        霍疏笑出声,飞快拿被子蒙住了头。

        ※※※※※※※※※※※※※※※※※※※※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汪!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603:20:39?

        沙发发发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609:30:00?

        0220005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610:07:44

        ?邵爹的爱妃xplus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8-09-1610:34:45

        ?笑在心底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612:34:39?

        煮桑久吃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612:44:46?

        病房怪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613:15:26?

        煮桑久吃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613:45:23?

        白衬衫袖口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706:10:15?

        向瑞金势力低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710:10:12?

        超可爱的是南南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716:11:59?

        马妹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717:41:38?

        绥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719:48:03?

        0220005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800:04:25?

        大胃·溜肥肠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