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风越来越大,雪下的也勤,章丘还想多说几句提点提点,站了没一会儿。腿脚就僵住了。

        “进去说进去说。”章丘原地小跳了几步,转身朝餐厅里面冲了过去。

        闵灯摸了一把冻红的鼻尖,想着章丘问的那个问题。

        霍疏不喜欢他了怎么办。

        这个问题他从很多人身上都得到过答案。

        无一例外,那些人对于不喜欢的方法就是丢掉。

        那这次他该怎么办,他怎么才能让霍疏一直喜欢他……

        他不想又被丢掉。

        “宝贝儿你腿他妈是不是断了,今天要开会!”章丘顶着雪回过头,一把拉住他,往前拖。

        “……哦。”闵灯加快了步伐和章丘一起小跑着进了餐厅。

        闵灯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他对于霍疏和对于以前的那些人的根本区别。

        他在主动争取,而不是被迫放弃。

        每周一例行开会,闵灯和章丘照例站在人群后头。

        经理说话的时候,下面一票人都昏昏欲睡。

        “下面我来重新说一下后厨人员调动……”

        章丘和闵灯一人在深度睡觉,一人在深度琢磨,都神游天外,压根就没听。

        等会议解散,回到后厨,闵灯发现自己的拖把现在出现在了另一个人的手上。

        他疑惑看了一眼正拖地拖的勤快的男生。

        男生突然仰起头冲他笑了笑,一个虎牙露了出来。

        闵灯突然一阵恍惚,他总觉得这个人他见过。

        “哟,这谁啊?”章丘也看了一眼这个生面孔,“新来的?”

        “开会干嘛去了?”董远大皱着眉挪过来,“没听是吧。”

        章丘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招了新的清洁人员,闵灯不用干了。”董远大咳了一声。

        闵灯还没有什么反应,章丘倒是先炸了,“你什么意——”

        “我有意收闵灯做学徒,闵灯以后就跟着我学。当然了,不是徒弟,你不用叫我师父,以后还是叫我主厨。”董远大严肃的看着他。

        闵灯还没从那个男生的熟悉感里回过神来,又被这个消息给砸晕了头,整个人愣住没动。

        “高兴的都傻了你看。”章丘兴奋的拍着闵灯的背,“快谢谢咱们董胖子!呸,董大厨!”

        董远大:“……”

        闵灯脸上激动的有些红晕,没说话,结结实实的给董远大鞠了个躬。

        董远大吓得够呛,那么胖一个人跳得老高。

        落回原地后,连连摆手,“不谢我,是你自己努力。我儿子跟你一样大,高三连个大学都没有考起,还在那儿复读,你比他好。”

        “你比他好。”董远大又重复了一句,才转身离开。

        “我就知道,这些天他让你帮着他干那个,做那个肯定是在考验你!当学徒好啊!”章丘脸色也涨得通红,“你再努把力,混个徒弟当,以后自己出去都能开餐厅了!”

        闵灯也有些兴奋,转眼就忘了刚刚还在拖地的那个男生。

        两人一起乐呵呵的去外面吹了会儿冷风,冻得跟孙子似的又乐呵呵回来了。

        因为太开心,两人动个不停,后厨里面的人烦得不行,又给赶出去了。

        两人迎着风,吸着鼻涕,笑得格外灿烂。

        “喂,阿姨您好。”霍疏接到宁慧电话刚准备出门。

        “小霍好,没打扰你吧?”宁慧笑着。

        “没有,有事您说。”霍疏放下了钥匙,重新坐回了沙发。

        宁慧是杨振宇的妈妈,她打过来电话,只可能是因为一件事。就是关于闵灯。

        “你朋友的事振宇跟我说过几次,咱们也交流过。但下个月我有交流会,不会待在国内。”宁慧歉意的笑了笑,“因为在那边还有一些事情,短时间可能赶不回来,所以你看有没有可能在一个月之内,咱们就患者具体情况能沟通一下。”

        霍疏拧着眉,闵灯现在状态不错,但只有一点。

        闵灯似乎极其抗拒医院,还有医生。霍疏担心他不会愿意和宁慧见面。

        “患者如果抗拒治疗只能由你来积极引导,我们前期能做的准备工作全部是建立在患者愿意配合治疗。”宁慧说完又道,“他这种情况应该是要用药来维持的,你可以把他的药拍给我看一看,我再来最后确认一下,然后定一下最基本的治疗方案。”

        霍疏闻言蹙眉,宁慧今天说起来他才发现,他从来没有看到过闵灯吃过药,一次都没有。

        家里也没有任何药瓶子和任何药的痕迹。

        “虽然可能不礼貌,但是我希望你能找一找。”宁慧说。

        “……嗯。”霍疏迟疑的站起身,朝整个房子环顾一圈。

        房子不大,就两个基本空间。浴室里没有地方放药,小厨房也没有。

        只剩下客厅和卧室。

        客厅东西不多,柜子也少,没三分钟就基本看完了。

        霍疏蹙眉去到了卧室,卧室更没有多少地方。就衣柜和小小的一个床头柜。

        他拉开了第一个格柜子,那边没有药。接连拉开几个柜子都是同样的结果。

        没有药,家里一瓶药都没有。霍疏疑惑的又去拉下一个抽屉。

        “没有?”宁慧讶异,“怎么可能没有药?”

        “不知——”霍疏一边说,一边拉开最后一格抽屉,看清楚后愣住了。

        抽屉里全是散落的碎药片和被剪的稀烂的药瓶子,甚至还有滴落在抽屉内部的血迹。

        “怎么了?”宁慧那边问。

        “有药。”霍疏脸色难看的用指尖抹过了那一点血迹。

        宁慧那边听完他的陈述,有些沉默。

        “他的情况可能比我们预估的要更为严重。”宁慧语气严肃,“你尽快定个时间,让我可以见他一面,我好做判断。”

        霍疏挂了电话,捏着指尖的药片,神色颓废的坐在床上。

        柜子里面的血迹很清晰,最多就是这几天造成的。

        这几天他在干嘛呢,明明就在他的眼皮底下。

        太阳穴处炸个不停,霍疏蹙眉盯着手中的药片,眼神吓人。

        他想知道闵灯抗拒医生,拒绝治疗到底是因为什么。

        肯定有原因。

        闵灯下班回家,时间刚到十点,脚步轻快。

        他以前回家差不多都是12点左右,换了一个职位,虽然累了一点,没有那么多休息的时间。但是闵灯很开心,他感觉自己在被人看见。

        “回来了?”霍疏接过他脱掉的厚棉衣。

        “嗯。”闵灯忍不住笑了一下。

        “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啊?”霍疏看着他的笑容。

        其实闵灯脸上通常没什么表情,不过今天的闵灯好像还真挺开心的。

        “还行吧。”闵灯矜持的点了点头。

        霍疏笑着倒了一杯水,递给他,“今天怎么了?”

        闵灯伸手接过水,刚要说话。

        霍疏却看见了闵灯手上一小片的细密伤口,蹙眉问,“怎么弄的?”

        霍疏能保证他把人安全的送到餐厅之前,闵灯手上绝对没有任何伤口。

        “今天我做菜给客人吃了。”闵灯毫不在意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兴奋的抹了一把鼻尖上刚刚进来融化的雪,“mery帮我送出去的,她说客人觉得很不错。”

        “是吗?你都能给客人做菜了啊。”霍疏看着他隐隐扬起的脸,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就是没夸他。

        转身去拿医药箱。

        果不其然,闵灯跟着他身后走了过来。

        “是啊,我今天成学徒了。”闵灯脸上有些骄傲,“主厨的学徒。”

        霍疏忍不住失笑,认真的夸奖道,“你好棒啊。”

        闵灯听到夸奖,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表示认可,这才满意的回到了客厅。

        霍疏拿着医药箱回到客厅,拉过他的手看。

        不大的手上有好几个热油溅出的小水泡,白皙的手心磨红了一片。

        “下次做菜的时候别紧张,要小心。”霍疏说。

        “我知道。”闵灯对自己手上的小伤口不怎么在意,“又不疼,没事的。”

        “我有事。”霍疏叹气,“你难道就不心疼我吗。”

        闵灯闻言脸色腾的红了。

        霍疏也不再逗他,仔细的处理他手上的伤口。

        但没过一会,闵灯就坐不住了,咳了一声发痒的嗓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想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全告诉霍疏。但是又不好意思主动开口说。

        只能清了半天嗓子。

        霍疏看的好笑,用碘酒给他的手消完毒,笑着问,“今天做菜有学到什么吗?”

        闵灯一听眼睛亮亮的,忙不迭的就托盘而出,“今天董主厨教了我很多,他告诉我切鱼,还告诉我怎么处理大螃蟹。今天我还新学了一种汤,只有董主厨能做,董主厨只教给了……”

        闵灯一串下来说个不停,霍疏听着听着时不时还夸他一句,闵灯顿时说的更来劲了,直接把今天学的菜谱一叠声的给背了下来。

        霍疏没忍住一直仰头看着他说完。

        闵灯脸上难得的出现了孩子气与炫耀,不同于平常的面无表情和毫无情绪。

        这样的闵灯看着很鲜活,很可爱,也让人心疼。

        其实只是个还只有19岁的男生。

        霍疏听完让他别动,仔细的挑破了他手上的水泡,拿棉签轻轻的把药抹了上去。

        “我好喜欢董主厨!”闵灯突然说,声音清脆。

        霍疏擦药的手一顿,棉签塞在闵灯手上。

        站起身,左顾右盼的在沙发上找着东西。

        “你找什么?”闵灯问。

        “手机。”霍疏一边说着,一边在地上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你干嘛。”闵灯茫然的看着他。

        霍疏拨通电话,并居高临下的看了闵灯一眼,旋即对着电话道:“喂?黄经理,通知餐厅主厨明天不用干了。”

        闵灯瞠目结舌,手上的棉签棒都吓掉了。

        “主厨开除了换谁?”霍疏对着电话冷哼一声,斩钉截铁道,“当然换成霍主厨。”

        闵灯闻言猛地站起身,瞪着霍疏。

        “你的董主厨没了。”霍疏眯眼在他脸上掐了一把,吩咐道:“从明天开始,你就只能喜欢霍主厨。”

        闵灯:“……”

        闵灯刚张嘴,“你——”

        “你闭嘴。”霍疏瞪他,“我还在生气。”

        “……不是。”闵灯指了指他拿反的手机,“你电话根本没拨出去。”

        两人之间气氛沉默尴尬。

        “打一架吧。”霍疏开口。

        ※※※※※※※※※※※※※※※※※※※※

        凌晨之前还有一章。这次绝对不骗人。骗人是小狗。

        感谢大家支持。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