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闵灯说完,电话那边沉默了下来,然后那边就给挂了。

        他等了一会儿,抹了一把眼睛,觉得自己又被人骗了。

        房间太安静,心脏跳的慢,他都快听不见了。

        手机突然的响声盖过了房间里的轻微呼吸声,屏幕光照在了闵灯苍白的脸上。

        他低头去看,是霍疏发过来的视频请求。

        胡乱在脸上擦了一把,很快接通了视频。

        霍疏那一头的镜头晃了晃,视频有些模糊。

        “闵灯?”霍疏轻喊。

        “……嗯。”闵灯应了一声,仔细的看着霍疏那边的情况。

        那边灯线很暗,霍疏难得的没刮胡子,一半脸淹没在了黑暗里,挺直的鼻梁到下颌部分的线条阴影颓废又冷峻。

        卡着的视频图片里的霍疏没有笑,蹙着眉头漫不经心的盯着镜头。

        “闵灯?”视频又重新流畅起来,霍疏笑着的样子出来了。

        一个人笑或不笑,差别真的很大。

        霍疏这会儿简直就是个天使。

        “嗯。”闵灯也笑了回去,抱着腿,把手机搁在了腿上。

        “闵灯。”霍疏盯着他看了一眼,“我没事,你不要担心。”

        “嗯。”闵灯点了点头。

        “眼睛擦擦。”霍疏说。

        闵灯抹了一把眼睛。

        “我明天回去。”霍疏说。

        “好。”闵灯点头。

        “早点睡。”霍疏蹙眉盯着他,“……你是不是瘦了?”

        “……没有。”闵灯说的犹豫。

        霍疏没说话。他看得出来,闵灯确实是瘦了,下巴都尖了。

        “上次你拒绝我那天,你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学了一首歌吗。”霍疏轻声说。

        “嗯。”闵灯缩进了被子里。

        “歌词记不住了,你随便听听。”霍疏又笑。

        闵灯闭上了眼睛。

        霍疏声音哑,这么低哼着歌,一声一声的磨进了闵灯的心窝里。

        第二天一早,章丘照例提着早餐敲响了闵灯的门。跟以往不同,章丘身后跟了个方湫。

        方湫爱笑,章丘把人带来也是为了不让闵灯再继续这么沉默下去,他怕出事。

        闵灯从小没什么朋友,不光是性格孤僻怪异,还打小就不爱说话,自然交不到朋友。

        一直到现在,闵灯都从来不主动跟人说话。

        霍疏确确实实是个意外,一个让章丘看到了危险的意外。

        闵灯就是在悬崖边垫着脚尖走路的人,全靠那股劲儿在撑着。悬崖下有东西扯着他,悬崖上的人绝对不能再推他一把。

        那就完了。

        霍疏这个人不安全,章丘紧皱着眉头下了定论。

        “灯哥怎么不说话啊,今天的粥是我家阿姨熬的,她熬的粥最好喝了。”方湫凑了过去,歪头笑着。

        “他等人呢。”章丘无奈又愤怒。

        闵灯低头喝粥,悄悄地抿嘴笑了。

        “你笑什么?”章丘一激灵。

        闵灯没说话,像是刚刚笑的人不是他。

        他不说话,章丘也只能干瞪着眼,拿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等待到来比来到更甜蜜。”方湫突然说。

        “甜蜜个屁。”章丘骂,“我这几天被他吓死了,三四天一句话没说。老子还以为他把自个儿舌头给吞了呢。”

        闵灯轻轻笑了笑,他确实心里有事的时候就有不会说话这毛病。

        不是一两个小时不说,他可以一直不说。这是病,也是后遗症。

        后厨的事这两天闵灯干的不好,董主厨骂了他好几次。

        今天没骂人,尽管闵灯依旧沉默,但一样事都没出错。

        晚上下班,闵灯踩着地上厚厚的一层雪出了小巷。

        钻进了路边停着的黑色车里,车里只有司机。

        闵灯捏着兜里的手机,什么都没说。

        这两天风雪一直没停,路上的雪都铺成道了。

        车都怕打滑,尤其晚上,开的慢。车里开着暖气,又这么晃荡着往前挪。

        闵灯模糊间就这么睡着了。

        他睡觉一向不安稳,容易做梦,更容易梦到以前的事。

        其实过了这么久,那些人的脸早已经模糊不清了。

        但这次他突然看清了。

        一对和蔼说话永远细声细气的中年夫妇。

        一个嘴边笑着有梨涡的女人。

        一对恩爱温柔的年轻夫妻。

        每个人都朝他伸着手,他看着自己小心翼翼,极力讨好着牵紧了。

        场景变换,上一秒冲着他笑的那些人都戴上了青面獠牙的面具,推开他,踢走他。

        其中一个男人甩出了拿着酒瓶的大手。

        那个耳光下来,闵灯直接什么都听不见了。

        耳朵一阵阵的嗡鸣。

        但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一声接着一声。

        是霍疏的声音。

        闵灯惊醒,喘气急促。

        “闵灯先生怎么了?”司机回头,“没事吧,我刚停车就见你……”

        闵灯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下意识的偏头看向了车窗外。

        车停在了他小区外面,楼下的路灯亮着,下面站了一个高大的人影。

        司机刚要下车跟闵灯开门,就见后座的闵灯猛地推车门,急匆匆朝前面就跑了过去。

        霍疏听见身后的脚步声,裹着一身风雪转过身。看着站定在自己身前的闵灯,结霜了的眼睫毛笑的温柔,他伸手拍了拍脚边的大箱子,“送你个礼物。”

        “你……”闵灯呼吸不稳定,鼻尖被冷风吹得通红,“你……”

        “你猜猜是什么。”霍疏又说。

        “……啊?”闵灯气息不稳,脸上茫然。

        “房子我卖了,把烤箱带了出来。”霍疏笑着说,“现在归你了,以后你是有烤箱的人了,天天烤蛋糕吃,一天三顿,晚上还加餐。”

        闵灯愣住了,仰头看着霍疏。

        霍疏脸上的笑慢慢淡了下来,也就这么看着他,两人都没说话。

        “你回来了……”闵灯声音很轻。

        “嗯。”霍疏伸手在他头上摸了一把,“回来了。”

        闵灯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你家床前几天千里传音告诉我有人偷偷哭鼻子了。”霍疏说的严肃。

        “你……什么意思。”闵灯问的迟疑。

        “我的意思是……”霍疏弯腰低头,朝他凑近了,“你……你是不是想我了。”

        闵灯愣了一会儿,不加掩饰的点头。

        这次轮到霍疏怔住了,微张着嘴的样子看着很惊讶。

        闵灯盯着他,看着看着就笑出了声。

        霍疏没忍住,伸手用指尖戳了戳闵灯脸上笑出的酒窝,按耐不住开口,“我能……亲你吗?”

        “……不能。”闵灯冷酷回绝。

        ※※※※※※※※※※※※※※※※※※※※

        我!孙子!更新了!

        非常感谢各位土豪宝贝扔的地雷,么啾!

        xxxxyyw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903:40:01?

        xxxxyyw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903:40:40?

        0220005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903:55:03?

        病房怪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905:01:03

        ?病房怪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905:01:11?

        超可爱的是南南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909:36:15

        ?阿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909:48:27?

        笑在心底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909:55:41?

        safufu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910:22:29?

        喵大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910:51:02

        ?lanxin-fa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912:24:56?

        拣尽寒枝不肯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914:45:11

        ?我我饿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919:29:13?

        楚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009:09:32?

        煮桑久吃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022:58:57?

        超可爱的是南南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023:09:09?

        边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1104:27:19?

        超可爱的是南南呀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