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手机挂掉后又再次响起。

        再次挂断,闵灯喘着气,偏头朝窗外望去。

        透亮的窗户上被蒙了一层雪雾,挡住了外面的世界,叫人看不真切。

        灰蒙蒙一大片,分不清黑夜白天。

        但这不是他大白天做这种梦的理由。

        太……疯狂。

        热水拉着热气扑到他脸上。腾一下,脸颊发红。

        闵灯闭眼安慰自己,水太热,水太热。

        脑子里却余音绕梁般的回响着霍疏说的那句不要。

        热水开始抗议,不是我热,是霍疏骚。

        闵灯蹙眉认同。

        随即装备帽子长围巾,慌乱的跑去找章丘。

        身后五楼阳台上,大冬天出现条内裤,令寒风与大爷们费解。

        “什么!”章丘嘴里烟掉了,连忙跳起来。

        手忙脚乱的把烟从地上捡了起来,又给扔嘴里了。

        接着继续震惊,“什么!”

        闵灯:“……”

        “哦你说你梦见他了?”章丘斜眼看他,吐了一个烟圈出来。

        闵灯难为情点头。

        “那怎么了,你俩天天腻歪在一起,不梦才奇怪。”

        “怎么奇怪?”闵灯勤学好问。

        “就那种……哇好奇怪耶!的那种奇怪。”章丘连表情带比划。

        “我不光梦见他……”闵灯蹙着眉,“我梦到我和他在厕所……”

        “在厕所干嘛?比唧唧大小啊?”章丘问。

        “不是。”闵灯表情为难,“我梦到……我梦到我把他按在了洗手台上,还……”

        “打了他?”章丘猜。

        “不……咬了他。”闵灯说。

        “宝贝儿你这战斗力不行,拿起你属于男人的拳头懂不懂,咬人是那些小娘们儿干的。”章丘语重心长。

        闵灯没说话,就那么盯着他。

        章丘和他对视了一会儿,嘴里烟又掉在了地上。滚一身烟灰。

        “你咬了他!”章丘这次顾不上捡烟了。

        闵灯艰难点头。

        两人对视,沉默半晌。表情复杂且慌乱。

        “你现在……什么个意思啊?”章丘重新捡起了地上仅剩的一点点烟头,嘬了一口,“你想清楚啊。”

        “我……就是不知道。”闵灯难受低着头.

        。

        “这有什么知道不知道的,那么简单个事。”章丘单手把人从地上提了起来,表情不自在道:“……你想那个他吗?”

        “那个他?”闵灯目光迷蒙。

        “哎!就是那个他啊!”章丘气他不争气。

        “??”闵灯没有丝毫头绪。

        章丘气的脸都红了,附耳过去轻声这样那样的描述一番后。

        闵灯满脸涨的通红,说话间差点咬到舌头,“应该不太想……”

        “什么叫应该,这他妈是本能!”章丘骂,“你就说看他硬不硬!”

        “……不硬。”闵灯捂面遮羞。

        “那不就行了。”章丘松了口气,旋即开骂,“那个老鸡贼我就知道不简单!劲会实现迷惑人的手段,老牛吃嫩草,一大把年纪了牙齿都不知道啃不啃得动,咬的动这么劲道的宝贝儿么。”

        “……”闵灯愣了一会儿想,难道不是他咬霍疏吗。

        在不知情中被咬了的霍疏正仰靠在椅子上,沉着脸挥退了一众人等。

        “这叫什么事儿,亲爹打压儿子的项目。”杨振宇叹息摇头,“虎毒还不食子呢,咱们这资金链一旦断掉,公司也就废了。李行长这两天像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前天还找我出去约酒。”

        “他是要整死我。”霍疏突然笑了,“银行那边先稳住,这个项目现在兜不住也得兜住了。□□都接到手里了,只能把损失降到最低。”

        “你爸这么多年怎么还这副德行。”杨振宇瞪着眼睛踹了一脚桌子。

        霍疏狠狠的捏了眉心,长吁出一口气。想了想问,“闵灯的事情阿姨怎么说。”

        “根据你给出的资料和患者视频,分析的结果是明显的社交障碍,焦虑性障碍,轻微的排他障碍和创伤后应激障碍。我妈说他绝对受到过专业的并且系统的心理病治疗,不然不可能是现在这个样子,你道这是什么意思。”杨振宇说到这儿顿了一下。

        “……他可能进过精神病院。”

        霍疏本来不好的脸色更差了,“怎么可能。”

        “进精神病院的不一定是有精神病,过于严重的心理障碍只有在这里才能接受到系统且专业的治疗。治疗分有封闭性和开放性,你别多想。”杨振宇解释。

        霍疏听完脸色依旧不好。

        “这个事儿你不能急,你急没有用,你也说了,他非常抗拒医生,所以现在的主要工作是要他自己渴望治疗才行。心理疏导是第一项工作,自己不主动没办法进行。”杨振宇说。

        “还有什么其他方法吗?”霍疏脑子里针扎一样炸着疼。

        事情太多,时间太少这一切可以归咎于一个原因。

        他不够沉稳,不够冷静。

        不够狠。

        “你想帮他,就必须靠近他。从排斥到接受再到完全信任,这是建立的一个过程。”杨振宇说,“由你来引导,引领他,说服他。当然,我妈建议尊重患者意见,不能强制。”

        霍疏蹙眉,闵灯不光对医生的抗拒显而易见。

        他以前尝试性的问过好几次,闵灯的戒备心同样强烈。几乎不会主动说出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些事。

        在这样的情况下,闵灯的治疗太为棘手。

        “对了,最重要的一点,他现在的情况应该是相对于稳定的。但是一旦某些情景重现,他就处于在危险中。”杨振宇严肃道,“严重一点自己呼吸不上来,导致窒息。这些都是有可能的。”

        “比如?”霍疏蹙眉问。

        “上次分析过的,男人,醉酒,暴力。”杨振宇说,“尤其是以前给他留下过严重心理阴影的那个当事人,虽然那个人可能不再出现,但是你得杜绝掉类似的情景重现。”

        霍疏点头,吸了一大口气慢慢的吐了出来。

        “那我就先走了,闵灯那边他决定好了,你直接告诉我,我联系我妈。”杨振宇说完出了办公室。

        霍疏闭眼靠在靠椅上假寐了一会,转头看挂在墙上的表。

        时针已然指到七点,这个时间段是餐厅的休息时间。

        霍疏捏了捏眉心,又给闵灯打了个电话。

        在挂了霍疏第一十二个电话后,闵灯打了个喷嚏。

        “你帽子呢?”章丘问。

        “兜里。”闵灯把帽子掏出来戴上了。

        “你这帽子不行,帅是帅,但不保暖啊。”章丘啧啧评价,“赶明儿哥给你去摊上买个那种捂耳朵的行军帽,那叫一个厚实,还好看。”

        闵灯连连点头。

        “就知道你喜欢。”章丘笑,“那我也得给方湫带一个。”

        这哥俩的审美观出奇的一致,远在家中别墅笨手笨脚帮章丘织手套的方湫打了个喷嚏。

        闵灯陪着章丘蹲在小巷子里抽完了根烟,两人正准备起身进去。

        脚步声响起。

        两人皆抬头看去,借着模糊的路灯看清了来人。

        章丘顿时如临大敌,吓得一哆嗦,站直了开始嚣张的抖腿。

        闵灯手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

        “趁这个机会,跟他说清楚。”章丘压低了声音,在霍疏来之前闭了嘴。

        闵灯哆嗦着,满脑子胡思乱想。他该说什么。

        你是个好人……不行,这个理由用过。

        没等他想好,霍疏已然走上前来。

        “怎么不接我电话,今天很忙吗?”霍疏笑着问。

        “我……”闵灯一紧张,开始习惯性的结巴“我,我想,想,想和你说个,事。”

        章丘悄悄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你说。”霍疏侧身挡住了巷口吹过来的风。

        “我……我……”闵灯磕磕绊绊说了半天,没能说出个完整句子。

        其实闵灯是不舍的,他很喜欢和霍疏在一起说话,一起笑,一起看无聊的电影,一起表演后空翻。

        但是同样他也害怕,万一他以后离不开霍疏了怎么办。

        他的那些经历,那些他想伸手抓住的人,很早以前就告诉他了什么叫后果。

        “怎么了?”霍疏担心看着他额头上的冷汗。

        “我们……”闵灯咬着牙,轻声问,“我们可不可以只做朋友。”

        “……为什么呢。”霍疏用衣袖擦了擦他的汗。

        “没有为什么。”闵灯躲开了。

        “这样啊。”霍疏想了想低声说,“是你让我再接再厉的……”

        “那……那只是安慰你。”闵灯说完,不忍看霍疏的表情,低下头的瞬间,突然觉得很难过。

        他为什么要这么对霍疏呢。

        他不能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害怕就这么对霍疏。

        闵灯后悔了,他抬起头。

        “我知道了。”霍疏低声回答。

        闵灯怔住,有些委屈。

        “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闵灯点头。

        “你说……”霍疏弯腰低头,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直到呼吸缠绕。

        他看着闵灯慢慢红起来的脸,满意的笑了。

        “你为什么要脸红呢?”霍疏问。

        “红……吗?”闵灯没料到他问这个也是有些懵。

        “是的。”霍疏郑重其事,“通通红。”

        “哦……风吹的。”闵灯局促的抹了一把脸。

        “风吹的那种是红彤彤。”霍疏认真科普。

        闵灯:“……”

        “几把玩意儿跟我这儿装什么文化人,还真还以为自己”章丘忍不下去了,“我告诉你!你俩是绝对不可能的!就算闵灯这两天被你迷惑的还梦到你了!但是在我这绝对过不了关!”

        霍疏:“!”

        闵灯:“……”

        气氛有些安静,章丘还显不够自认凶狠的又补了一刀。

        “对,就算他梦见把你按在厕所这样那样,那也是梦!梦是不可能成为现实的!他不可能在现实中咬你脖子!”

        霍疏眼睛一亮。

        闵灯羞愤大怒,低头骂人。

        ※※※※※※※※※※※※※※※※※※※※

        爷爷!孙子更新啦!

        非常感谢各位土豪宝贝的地雷!

        喵大人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9-0605:29:50?

        大寸的小精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608:12:03?

        病房怪物-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9-0609:17:42?

        喵喵了个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609:36:16

        ?超可爱的是南南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610:16:39

        ?曌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9-0708:47:13

        ?超可爱的是南南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713:20:16

        ?喃喃自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715:29:54

        ?0220005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719:35:54?

        振振君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721:46:06?

        我我饿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723:19:27?

        病房怪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802:29:47?

        病房怪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802:30:02?

        喵大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809:18:23

        ?病房怪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813:41:48?

        病房怪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813:41:59?

        喵大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816:18:43?

        笑在心底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0817:02:59

        ?唐零零零零零零零扔了1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