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药一瓶接着一瓶倒进了厕所,每倒一瓶,闵灯就越是开心。

        这些花花绿绿的药片,始终在提醒他。他需要吃药才能维持一个正常人的样子。

        闵灯眯着眼,手上利索的上膛,对着药开了一枪。

        “呯。”他像模像样地配了个音。

        接着缓慢且坚定的按下了冲水开关。

        水流在瞬间涌出来,带着黄色的药片陷入了黝黑的漩涡,

        他偏头站在了镜子面前。

        镜子中的人脸色苍白,眼下青黑。

        头发剪的参差不齐,汗浸湿了紧贴着脸。整个人狼狈得不行。

        闵灯却笑了。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出来。

        第二天一早,闵灯抓了几把头发,对着镜子又看了两眼。最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从柜子里翻出了章丘送给他的一顶鸭舌帽戴上,这才出了门。

        霍疏家里没人,茶几上给闵灯留了张纸条。

        ——今天的蛋糕在烤箱里,你自己拿。

        最后还画了一个笑脸。

        笑脸画的很丑,笑得倒是挺开心。

        回到餐厅,做完工作。闵灯拧着眉头,靠在墙边看着手机。

        他想给章院长打个电话,但又怕被骂。

        那些药费了不少钱,他说丢就丢了。

        吞了吞口水,他似死如归的按下拨号键。

        “喂?”章院长很快接通。

        闵灯紧张着没说话。

        “喂?小灯?”院长疑惑的喊。

        “院长……”闵灯犹豫开口。

        院长一看他这犹犹豫豫的态度就知道闵灯肯定干了什么事。于是故意沉着声音问,“干什么坏事啦?”

        闵灯拧着眉,沉默半晌,轻声开口,“……我把药全扔了。”

        电话那边没了声音。

        闵灯吓得心脏又是一顿活泼乱跳。

        “……那开不开心?”院长突然笑了。

        “……”

        闵灯愣了一会儿也笑了,“……很开心。”

        “开心就行。”章院长乐呵呵,“你怎么扔的,我上次把那烦人老太太的鞋子扔给了一群小孩当球踢,别提多开心。”

        两人笑着又聊了一会。

        “闵灯……”章院长有些犹豫,“我明白你的意思,也知道你的顾虑。但是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再去和姚医生见一面。”

        闵灯低下头,蹙眉低声回答,“再说吧,我现在没事。”

        “你……”院长想到自己前几天接到那人已经出狱的消息,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

        吁了口气,转话题道:“天气冷了,你和章丘抽空过来拿下新围巾。”

        “好。”闵灯回答。

        后门被人推开了,闵灯偏头看了一眼。

        是章丘。

        “你又不抽烟,这么冷蹲外边儿干嘛?”章丘叼着烟,蹲在了他旁边。

        “借我点钱。”闵灯说。

        “哦好。”章丘立马去掏裤袋,摸出了两张20,递给了闵灯,“够吗?”

        “还差点。”闵灯有些不好意思。

        章丘把40块钱放在他手里后,又去摸上衣口袋,摸出了个50。

        “够吗?”章丘问。

        “嗯……还差点儿。”闵灯说。

        “90块炒股都够了吧,你他妈要干嘛?”

        “我想……”闵灯低声,“剪个头发。”

        “怎么你想出家啊?90块都够剃你全身的毛了!”章丘瞪着眼睛吼他。

        闵灯眨了眨眼睛。

        章丘无奈,伸手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了一张卡,递了过去,“你用吧用吧,最好剃个光头,咱俩一起去出家。”

        闵灯接过卡,笑了一下。

        趁着中间休息,闵灯一个人溜了出去。

        离他们餐厅不远就有一个剪头发的店。

        店里看着很高级,具体高级就高级在剪个头发都要168。

        闵灯知道太贵了,但他就想贵一点。好不容易剪一次头发,他就想剪个贵的。

        “先生你好,洗头还是剪头?”迎上来也一穿着西装小马褂的小男生。

        “嗯……剪头发。”闵灯

        “要做发型吗?”西装小马褂领着他坐好了。

        又伸手拨了他几下头发,打量的镜子中的闵灯,“先生发质真好,最近挺流行奶卷,要不剪了再卷一下?”

        “奶卷是什么?”闵灯疑惑。

        “小奶狗的卷毛。”西装小马褂回答。

        闵灯想了想觉得一头卷毛像狗。

        接着西装小马褂又推荐了几个发型,闵灯都不是太满意。

        他其实中意章丘的发型很久了。

        “先生发质真的太好了,完全可以不剪。适当修剪直接当漂亮姐姐c位出道,走妖艳又无辜……”

        闵灯听不懂他说什么,直接打断询问:“可以剃头吗?”

        “……剃头?”西装小马褂捏着兰花指震惊了,“……剃什么头?”

        “剃个寸头。”闵灯说。

        “你……你……”小马褂睁大了眼睛,尖叫了一声,“你是来砸人家的招牌的吧!”

        闵灯:“……”

        头最后还是在西装小马褂的哭声中给剃了。

        “还……还……”小马褂抹着眼泪,更咽着递出手机,“好像还挺帅……哥哥能加个微信吗……”

        闵灯怔了一会儿。付完钱,拿好帽子,脚步急匆匆的走了。

        他接受不能。就像是一瞬间,围绕着他的人都变成了,喜欢男人。

        剃个头发没有费多少时间。闵灯想着冲章丘炫耀,忘了这会儿正是后厨休息的时间。

        他冲进后厨就懵了。

        所有人都在休息,见他进来,都望了过来。脸上全都是疑惑,不明白这个客人怎么突然冲了进来。

        两方人马都僵持了将近两分钟。

        “这是闵灯?”领班精致的眉毛惊讶的跳了起来,不可置信,微张着嘴。

        所有人突然恍然大悟,皆是张大了嘴。

        闵灯还是有些不习惯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他这,蹙眉稍稍往后退了一步。

        “……以前是沉默寡言的小娘炮,现在是冷酷无情的小帅哥啊。”marry夸张的捂嘴笑着“没别的意思,不是骂你哈弟弟。”

        章丘撇了撇嘴,冲她竖了个中指,扯着闵灯出了后厨后门。

        见没人这才抬头在他光头上摸了一把,笑得开心,“帅啊。”

        闵灯也笑了,伸手摸了摸章丘的头。

        哥俩都笑的像个傻子,相互摸着头。

        “这头好,你早该把那娘不拉唧的头发给剪了。”章丘说完突然想到一个事。

        顿时一拍大腿,仰天大笑,“霍疏见到你不得吓死,说不定对你就没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