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霍疏收拾完找过来,就是看着两人一起在发呆的景象。

        闵灯和那个男的靠的近,关系看着亲密。

        霍疏走近,坦然自若的同那个男的伸出了手,“霍疏。”

        “章丘。”章丘如临大敌,额头上冷汗划过黝黑的鼻梁。

        他用胳膊袖子擦了一下,又清了清嗓子,扯了扯因为一天工作而忙乱的厨师服。尽量笔直又体面的站在霍疏面前。

        “你好。”霍疏说。

        “你好。”章丘扯出了个笑容。八颗牙,标准。

        他默默在自己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我们闵灯在霍老板家工作的事情他跟我说了。”章丘异常艰难的咬文嚼字,“感谢霍老板这些日子的照顾,但是——”

        “闵灯工作认真,热情积极,谈不上照顾。”霍疏不动声色转移了话题,“都是他照顾我,我很高兴。”

        闵灯看这俩哥俩好,起身去收拾后厨了。

        霍疏:“……”

        章丘:“……”

        霍疏看着闵灯的背影,笑了笑。起身准备过去。

        “那个,霍老板。我没文化,话糙一点,你别介意。”章丘把人拦住了。

        霍疏眼底划过一丝惊讶。站定原地,等着他说。

        “你家大业大,我们小门小户。说什么门不当户不对这些话是矫情,但也不是没有道理。”章丘直视他,脸色坚毅,语气郑重,“闵灯是我弟弟,他不可能喜欢男人,更不可能喜欢你们这种人。”

        “你误会了。”霍疏说。

        见章丘愣住后,他索性拖长声线,加重尾音,“我们是两情相悦——”

        章丘:“……”两情相悦你个头。

        他怎么没看出来。

        霍疏和章丘前后脚进了后厨。

        正好看着闵灯要把盛着脏水的巨大铁桶提起来。

        “我帮你。”霍疏自告奋勇。

        为了展示一下自己在健身房磨练出来的肱二头肌。

        他还特地脱了外套,单手抓紧了铁桶把儿。

        表情自信,往上一提。

        桶子没动。

        “嘿——”霍疏暗暗使了劲儿。

        桶子依旧没动,连水花都没晃。

        场面有些干,干的就像凝固在桶子里的油。

        反正很干。

        “这个……”霍疏笑不出来。

        想加另外一个手,又觉得没面子。只好继续一只手硬刚。

        短短一分钟。

        霍疏嘿了三次。差点就唱起了双截棍。

        “让开。”闵灯叹了一口气。

        霍疏摸了一把鼻子,跟被篡位的皇上一样,毫无颜面的退下了。

        闵灯走过去,弯腰伸手把大桶下面的连着地板的铁扣给解开了。

        起身,单手提着桶,嘿的一声,快步走远。

        一套动作一气呵成,招式流畅。

        却也招招致命。

        “咳……”霍疏看着地上的铁扣,无言泪三行。

        闵灯倒了水,很快又回来了。

        “我昨天晚上想了很久,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个单独的相处来熟悉彼此。”霍疏把人堵住。

        “比如?”闵灯问。

        “明天一起吃个饭吧。”霍疏笑的温柔。

        “明天餐厅大扫除,我要清理垃圾。”闵蹙眉回答,“而且,明天餐厅有炒饭吃。”

        霍疏:“……”

        “我觉得我比清理垃圾稍微重要一点。”霍疏试探性的反抗。

        “你为什么要和垃圾比。”闵灯爆击。

        霍疏捂心倒地。觉得这个宝贝儿真辣。

        “就这么定了。”霍疏一锤定音不容反抗,揣着兜里的速效救心丸就跑了。

        跑到一半,想起来,大喊,“明天你下班后我过来接你!”

        安静半响后。

        “他刚刚说什么?”闵灯蹙眉,没听清。

        “……你问我?”章丘牌背景板,脸色复杂。

        他明明长的比闵灯直很多,完全硬核钢管直。

        为什么让他操着老母亲的心?

        闵灯这个小娘们儿为什么这么糙……

        都他娘的怪霍疏这个老鸡贼。

        两人都在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中回了家。

        闵灯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过这里。

        一个院子,一栋小楼。院门上红红的几个字,排排坐好的小孩儿。这是他的一方天地。

        他没被人送去这里之前的记忆只有走不完的大路。每天每天……都得必须不停的走路。

        不能停下来。不然就会被抓住。

        这个社会有一片欣荣的高歌欢曲和一大把人贩子。

        他是被一个提着菜篮的大妈,强行塞进这里的。

        洗完澡,换上新衣服,吃到干净的饭。他才对这个院子有了个具体的了解。

        这是孤儿院。

        收养没有家的小孩。

        这是个充满希望的地方,这里能带你找到家。一个新的家。

        但是这群小孩依旧在害怕。

        闵灯也怕,怕在这个充满希望的地方,永远等不到希望。

        被闷的喘不过气,闵灯睁开了眼,脸上一片湿润。

        枕头上浸出了一个可爱的小心心。

        闵灯坐了起来,偏头,天亮了。半开的窗户,探进来了一抹绿。

        他抹了一把脸,光脚踩在地板上。走进了窗户,蹲了下来。

        鼻尖嗅到了属于新生小芽的泥土味和勃勃生机。

        闵灯换好衣服,穿好鞋,甚至抓了两把头发。

        一切都整装待发。

        他跟霍疏发消息请了个假,就往医院去了。

        医院大楼高大威猛。虽然这样形容可能不太对。

        闵灯仰头看了一会儿,又觉得其实很对。

        “帅哥,买个红薯吗?”

        闵灯拿出昨天章丘给他十块钱,买了两个红薯。

        红薯很香,他低头咬了一口。

        这样他感觉自己只是来看个感冒。

        感冒是小病,是不需要担心的。

        迈步向前,他看到了自己过长的头发。想着看完病就去剪了。

        闵灯在和小护士艰难沟通后,郑重其事的挂了个专家号。

        专家听着比较靠谱。

        他上楼找到科室,紧接着就后悔了。专家号除了有专家这个称呼。

        不仅人多,还贵。

        闵灯一个人站的远远的,紧张的探头看着一个个人走出来。

        直到最后一个人。

        闵灯拿着挂号单,缩着肩,脚步缓慢。

        局促又不安的走到了医生面前。

        两人就这么相互看了两分钟。

        “坐啊。”医生不可置信,“腿不好,不应该挂我这科啊?”

        “……我没有味觉。”闵灯坐在了椅子上。

        “嗯。”医生点头。

        闵灯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了。

        这个医生跟他接触过的医生全都不一样。

        对他一点都不热情,也不拐弯抹角的说一些很奇怪的话。

        可能这就是口腔科专家的魅力吧。

        “张嘴。”医生见他不说,拿了个小灯,站起身来。

        “啊——”闵灯仰头看着天花板。过了一会儿,又垂眼,看到了自己的鼻子。

        因为灯太亮,他似乎看到了自己发光的牙齿。

        医生收了装备,严阵以待道:“你这个情况建议你再去检查一下内分泌科和神经科。”

        “……很严重吗?”闵灯把出汗的手心在腿上擦了擦。

        “就是因为不严重,我这边确实看不出什么问题来。”医生回答,“按道理说,你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那我这种情况,具体有什么治疗方法呢?”闵灯问的有些迟疑。

        “一般我们有两种治疗方法,疗效短的手术,花费贵一点,疗效长的中药,花费较为少。”医生顿了顿又说,“当然,要等具体检查结果看你的具体情况来判断。”

        “泡……中药?”闵灯有些迟疑,“把舌头搁碗里泡啊?”

        “差不多吧……”医生咳了两声,拿出属于医生威严的杀手锏,“你是医生我是医生?到时候我会告诉你。”

        两人又静默的坐了两分钟。

        医生不信邪,又站起来一通鼓捣。

        “按理说是有味觉的。”医生推了推眼镜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味觉的?是因为什么呢?”

        “很多年前了,好像是七八岁的时候。”闵灯,“因为房子起火了,我……我在里面呆的太久了。”

        “这样啊……那你这个情况是挺特殊,不排除当年火灾留下的心理阴影。但是这个方面呢,我当年也不是选的这个专业,略懂,但不精通。”医生推了推下滑的眼镜框,“仅仅在味觉上,我建议你呢,去做一些事情刺激这个……这个味觉的恢复。”

        “比如?”闵灯问。

        “就比如……”医生想了想,“你有女朋友吗?”

        闵灯仔细想了想,“……没有。”

        “那我建议你有一个。”医生严肃建议。

        ※※※※※※※※※※※※※※※※※※※※

        口腔科医生:一代神医了解一下。

        下章会解释啦,这个医生真的不是江湖骗子啦。

        今天早吧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为了庆祝,抽宝贝发红包——

        非常感谢各位土豪宝贝给我扔的地雷!么啾!

        左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2207:56:14

        ?左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2207:56:23

        ?左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2207:56:41?

        费二哥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2211:26:13

        ?初一的钢镚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2212:19:27?

        大白热可可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2213:01:04

        ?是我楚阳啊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2215:07:28?

        小季仔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2216:19:14?

        他的小王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2218:22:32?

        笑在心底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2220:4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