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看着霍疏的眼睛,闵灯头一次生出了主动想去医院的想法。他讨厌医院,厌恶医院,甚至是恐惧医院。

        但是这些加起来好像抵挡不了他想尝尝霍疏的蛋糕是什么味道的。

        闵灯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那么甜

        霍疏家里的打扫工作很轻松,很高薪。

        这一周霍疏不怎么回家,闵灯也基本碰不上他几次。

        两人之间那些似有若无的气息也慢慢的消散了下来。

        就算有几次偶然碰见了,霍疏也只是笑着点头,然后就匆匆走了。

        闵灯抬手压了压心口,他想不明白。霍疏这个人太奇怪,好像会变脸。

        “最近还做梦吗?”章丘凑过来问。

        “最近没睡觉。”闵灯说。

        “这就是你迟到的理由?”章丘冷眼看他。

        “我请假了。”闵灯蹙眉。

        “现在这个洋人主厨不干了知道吗?马上要换新的主厨了,据说新的主厨要带自己的团队过来。”章丘瞪他。

        “哦……”闵灯拖得很长,漫不经心。

        章丘恨铁不成钢,终于说到重点。

        “今天餐厅人员聚餐。”章丘说完知道闵灯会回绝,紧接着道,“强制性的。”

        闵灯收拾东西的手停了下来,蹙眉不愿意。

        “经理说是让我们团队更加和谐,希望我们团结起来相亲相爱。我可去他妈的,谁要跟一帮大老爷们相亲相爱,这不恶心人吗。”章丘帮着他把东西放进了书包,提着往外走。

        回头却发现闵灯还在原地,点了一根烟,瞪他,“走啊宝贝儿,哥抱你?”

        团队聚餐是前厅领班marry选的地方。marry王大菊下班了是个很洋气的人。

        闵灯抬头看着这个餐馆的名字,一饮。异常深奥。

        进了餐馆后他才发现这个餐馆不仅深奥,还挺神秘。

        “这餐馆好黑。”闵灯小声说。

        章丘还没说话,前前后后的人却笑了出来。

        “你们真的是带坏儿童。”

        “餐厅出钱,当然来高端地方。”

        “我听说这个吧是老板开的?你们知道吗?”

        “唉,老板到处开些有的没的,还不是自家公司挤不进去。”

        来的地方不是餐馆,是个清吧。

        闵灯也是走进去了才发现的。

        清吧里人不多,很安静。三三两两坐着聊着天。灯光昏暗又暧昧。

        唯一一盏直射白灯打在了中央坐在木凳子上的女人身上。

        女人背了一把吉他,声音沙哑低沉,缓缓哼着歌。

        闵灯经过时候多看了两眼,女人却抬起头来冲他笑了。

        笑的放肆又邪气。

        “死娘炮。”周一刚哼了一声,拦住了女人和闵灯相接的视线。

        闵灯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跟着众人走到了位置上。

        “我上次还在这存了一瓶酒呢。”merry兴致很好,“这次喝了吧,喝完了再点。”

        “有儿童。”章丘皱眉喊道。

        “这我能忘吗?”marry撇了撇嘴,招手喊来了服务员。

        几分钟后。

        闵灯手里莫名其妙的被塞了几罐旺仔。然后就被赶到角落里喝奶去了。

        “你今天喝那么猛干嘛?”杨振宇看着靠着窗的霍疏,“是人不是人,上来敬你你就喝。”

        霍疏眯着眼睛没说话。

        “上周你又去看你妈了?你看你那一手撕的。”杨振宇看着前面的路况,停下车。

        他猜到了霍疏反常的原因,叹了一口气,“霍老板!你能不能行了,你妈都被流放多久了。”

        “疗养院的人说她不想活了。”霍疏闭眼靠在了椅背上。

        “她想活过吗?”杨振宇冷笑,“关你什么事儿啊?她自个儿作的。你看得这一周你是什么状态,我就没见你笑过。”

        “笑了。”霍疏想起家里的海螺姑娘,“笑了三回。”

        “哟,骗谁呢?你能对谁笑。”杨振宇看不下去,“你要是被你爸知道——”

        “行了。”霍疏蹙眉打断,“送我去一饮。”

        “还喝?”

        后脑勺挨了一巴掌,杨振宇无奈发动了车。

        闵灯喝完了几罐旺仔,偏头朝旁边看了几眼。

        几人正玩着游戏。

        “喝完了?”章丘注意到他,“等我十分钟,我先送你回去。”

        闵灯点了点头,又问,“厕所在哪里?”

        章丘给他指了个方向。

        厕所里没人,闵灯把拉链放下来。刚刚牛奶喝多了。

        从厕所门儿晃进来的人,走得歪歪扭扭。在墙上撞了好几下,弄出了大动静。

        闵灯没敢往那边望,硬着头皮上完了厕所。低着头,矮着身子就想绕过去。

        却没料到手腕被人扯住,朝墙上摁了过去。

        闵灯头皮一炸,吓得当即就想把手甩开。

        那人终于抬起头。

        “霍疏?”闵灯睁大了眼睛,手不自觉的抓紧了裤腿边。

        霍疏甩了甩头,眉头拧着勉强睁开了眼。眼前的世界打着转,一双格外大的眼睛闯进了他的心脏。

        搅得七上八下,扑通乱跳。

        “……闵灯?”霍疏认出来了。

        “你……”闵灯看着他这样,不免担心,“你怎么喝——”

        话还没说完,一大片黑影朝他倒过来。闵灯睁着眼,吓得闭了嘴。丝毫不敢动弹。

        霍疏只是一下没站稳,靠着人觉得还挺舒服。被酒精侵蚀的脑子,激励他放纵了一把。

        他闭着眼睛,在闵颈窝上蹭了蹭。

        “你好香啊。”霍疏感叹。

        “你是……变态吗……”闵灯咬着牙,手指发着抖。

        霍疏:“……”

        他这几天躲着这小孩儿是非常有必要的,酷崽说话太狠。

        常常溅人一脸血。

        “抱歉,我的车……在……在外面。”霍疏恢复了些许理智,抱着闵灯,全身心的放空了。

        闵灯艰难的搂着不住往下掉的霍疏,强行往外拖。

        拉着人到了酒吧门口,闵灯四处望着,找着霍疏的车。

        “哟,哥们儿挺会捡啊?”一个流里流气的小黄毛冲他吹了吹口哨。

        闵灯扛着人累的糊里糊涂,下意识的拖着人后退了半步,“……什么?”

        “得了吧,酒吧里不捡尸捡什么,捡垃圾当三好儿童嘛?”小黄毛挤了挤眼睛。

        闵灯蹙眉没听懂。

        小黄毛突然凑了上来,一巴掌拍在了霍疏屁股上。特别响了一声,“这大长腿捡回去,太爽了吧。兄弟,小小的人,大大的梦想啊。”

        闵灯:“……”

        他好像听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