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 - 都市言情 -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闵灯的微信名是一个圆圈,又像是一个小小的零。

        看着很……酷。

        那边首先发了条消息过来。红色的小泡提醒着霍疏快看。

        霍疏颇有些抗拒的看了几眼,却还是没忍住,点进了消息框。

        〇:你好啊。

        消息后面还附送了一个白兔子挥手的表情包。

        霍疏盯着那个白兔子看了许久,愤愤不平。

        每天泡脚三遍:你好。

        〇:以前谢谢你教我做菜。

        附带白兔子鞠躬送花表情包。

        每天泡脚三遍:不客气。

        两人不咸不淡的聊了几句后,霍疏想起闵灯以前都是十点钟以后过来打扫的,时间太晚了,不怎么安全。

        于是用短信息给闵灯的电话号码发了两条消息过去。

        霍疏:我是霍疏。

        霍疏:以后早上六七点过来打扫,原来的时间太晚了,不安全。

        闵灯那边消息回的有些慢,好半天才传过来一个字。

        闵灯:嗯。

        霍疏放下手机,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半响过后,他盯着微信上和短信上的回复,终于琢磨出那点异样。

        霍疏斟酌再三,想到了什么,脸上有些不可置信。

        片刻,他拿着手机,一人分饰两角。如遇大敌般的前后分别发出了两条消息。

        每天泡脚三遍:你在做什么?

        霍疏:你在干什么啊。

        霍疏发完消息,立马把手机丢了。起身蹦了蹦。

        手机一响,他立马弯腰拿了起来。

        〇:我准备睡觉了啊,你呢。

        闵灯:睡觉了。

        霍疏:“……”

        霍疏:“!!”

        霍疏脸色慢慢的绿了,他要被气死了。想不通闵灯怎么还歧视他。

        看不起谁。

        一个是网友,一个是老板。明眼人都知道该奉承哪个。

        闵灯紧捏着手机,盯着霍疏发过来的几条消息。

        就算已经回了消息过去,他心脏也跳的飞快,一直在想霍疏怎么有他的手机号。

        闵灯随便给网友回了个晚安,拿着手机开始纠结要不要和霍疏说晚安。

        霍疏会不会已经睡了……或者在工作……

        另外一边,霍疏几乎是嫉妒的看着微信上闵灯回过来的晚安,和一只兔子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表情包。

        接着又转回了短信空荡荡的消息框,脸色怨念。

        这一夜,注定是人格分裂的一夜,是角色扮演的一夜,是可遇而不可的一夜。

        夜晚真他妈奇妙。

        第二天一早,闵灯吃完早餐就朝着霍疏家里去了。

        闵灯知道霍疏家门密码,直接按了密码就推门进去。

        碘酒的气味扑面而来,闵灯蹙着刚走进客厅,立马红着脸背过了身。

        沙发上的霍疏光裸着上身,一条胳膊搁在了自己腿上,另一只手拿着沾着碘酒的棉签。

        “这么早?”霍疏脸上有些惊讶。

        闵灯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刚六点。是他来早了。

        背后传来穿衣服的悉索声。

        “好了。”霍疏喊。

        闵灯转了过来。

        霍疏身上穿了一件t恤,露出着满是青色指痕和指甲掐出来血痕的胳膊。

        那天闵灯只看到了他手腕上的伤口,却没想到一整条胳膊都是这样。

        闵灯看了两眼没说话。

        “那天雨下得很大,我提前去到了码头。接货的时候就发生了意外,对面的人毁约,准备杀人越货。”霍疏紧皱着眉头,“子弹不长眼,我和他们经过了一番激烈搏——”

        “然后你就被人家用手指甲掐成了这样?”闵灯面无表情的接过话。

        霍疏一怔,笑了,“能看出来啊?”

        闵灯没说话。

        “我妈弄的。”霍疏叹了一口气,靠在了沙发背上,“儿子不争气,干什么什么不成。给她买不了游轮,让她没面子。”

        “是那种很大的船吗?”闵灯问。

        霍疏愣了一会,紧接着笑出了声。

        笑了半天,笑累了斜靠在沙发上眯眼看着他,“你怎么那么可爱。”

        闵灯被夸的怔住,耳根慢慢的就红了。

        在脸上开始发烫之前,他起身去开始打扫了。

        房子一圈打扫完,霍疏没有坐在沙发上了。

        闵灯听到动静,跑去厨房一看。

        霍疏正单手提着锅放在水下面冲,应该是要做早餐。

        胳膊的伤和另外一只手上的绷带让闵灯看的皱了皱眉头。

        “我……我帮你吧。”闵灯凑了过去,看着他。

        霍疏看了他一眼,眼见闵灯越来越紧张,这才笑着点头。

        “吃什么。”闵灯问。

        “就随便做个马赛鱼羹,鹅肝排,惠灵顿——”

        “炒饭吧。”闵灯自言自语。

        “那你还问我。”霍疏无奈。

        “下面行吗?”闵灯拿上了刀,又转身询问。

        霍疏:“……”他敢说不行吗。

        一份番茄鸡蛋面很快做完了,卖相能足够拿出手了。

        色香俱全。

        霍疏满意的挑了一筷子吃了。

        霍疏:“……”

        “……怎么了。”闵灯看着他的表情,心里有些紧张。

        他也是头一次做东西给别人吃。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做的怎么样,刚刚下面也是跟个机器人一样完成所有的步骤。

        大体上应该没有出错。但是味道究竟怎么样,还真不好说。

        霍疏又吃了一口,慎重评价道:“你是不是忘放盐了?”

        闵灯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的开始回想刚刚下面步骤。他好像放了盐,又好像没放。

        “好像忘记放——”

        “我逗你玩呢。”霍疏笑了笑,“你自己不是尝了一口吗,这都被骗了。”

        闵灯脸色一白,想到了刚才他看到霍疏晃过来,一紧张所以尝了一口汤。

        闵灯捏了捏自己裤腿边,表情有些局促。

        房子里突然安静了下去。

        霍疏也后知后觉的,知道这个话题可能不对,“其实——”

        “……我尝不到味道。”闵灯轻声说。

        说出来他自己倒是松了一口气。

        霍疏夹面的手一顿,蹙眉抬眼看着他,“是天生的还是后来造成的?”

        “……房子起火了。”闵灯低下了头,“因为抢救不及时,吸进了太多烟。”

        说完闵灯自己笑了出来。哪里是什么抢救不及时,根本没人记得他被锁在厕所。

        那么大的火,亲生孩子都顾不上,何况是领养的。

        霍疏沉默片刻,低头吃了一大筷子面。

        “还要加盐吗?”闵灯问。

        “你喜欢做菜吗?”霍疏突然反问。

        闵灯愣了一会,但还是点了点头。

        “做菜呢,其实味觉帮不上什么忙。”霍疏站了起来,“味蕾精妙,不一定能做出好菜。”

        闵灯不解的看着他。

        “主要是靠这里。”霍疏点了点自己的脑子,话锋一转,“但是呢……”

        霍疏慢慢走近。

        闵灯随着他的靠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你……想不想尝到我做的蛋糕是什么味道的?”霍疏笑着看着他。

        闵灯停下了往后退的脚步。

        他突然看到了霍疏朝自己伸过来的手。

        在那个满是浓烟的小房子里,也有人冲他伸出了手。

        铁链像火一样烫,死死地把他焊在了原地。

        一分钟……

        五分钟……

        火势蔓延。

        他把那人的手丢开了,重新缩在了角落。

        “我有独家秘方哦。”霍疏尝试伸手轻放在了闵灯头上。

        这次闵灯没躲开。

        ※※※※※※※※※※※※※※※※※※※※

        被吓得不敢说话,原谅我宝贝们。

        抽52个宝贝儿发小红包,顶锅盖逃走。

        今天晚上还有一更(悄悄跑回来说。)

        非常感谢各位土豪宝贝给我扔的地雷!

        左天扔了1个地雷

        左天扔了1个地雷

        左天扔了1个地雷

        左天扔了1个地雷

        喃喃自语扔了1个地雷

        我爱各位大大qaq扔了1个地雷

        ?费二哥哥扔了1个地雷

        旅行的猫扔了1个地雷

        这货居然扔了1个地雷

        这货居然扔了1个地雷

        这货居然扔了1个地雷

        这货居然扔了1个地雷

        这货居然扔了1个地雷

        大白热可可扔了1个手榴弹

        叶言扔了1个地雷

        ?笑在心底扔了1个地雷

        ?笑在心底扔了1个地雷

        ?lanxin-fay扔了1个地雷

        lanxin-fay扔了1个地雷

        ?lanxin-fay扔了1个地雷

        么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