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77小说网欢迎您!本站给您最好的阅读环境!
77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限制级末日症候

1980 近江和桃乐丝的时间夺还 文 / 全部成为F

    在伦敦中继器的“内部”,或者也可以,在如今走火的“体内”,出现了层层叠叠的蜂巢结构,六边形的空间被构造体材质区分出来,每一个六面体内都充满了淡黄色的流质,但是,这些流质并不是正常物理结构下的液体,其本身并不是物质,而紧紧是从观感上看似液体物质而已。有一面面的晶体镶嵌在六边形空间结构表面,如同显示器一样不断产生各式各样的数据和公式,而这些数据和公式所描述的东西,也只有桃乐丝和近江才知晓。每一个六边形结构都和其它的六边形结构连接,包括但不限于“管线”和“波”,而这些所谓的“管线”和“波”当然也不是正常意义上的那些物质和现象。

    所有在这里看似熟悉的一切,其本质都似是而非。所有目睹到这一切的人,都很难从自身的认知中找到最适合描述它们本质的语言词汇。

    这些六边形结构中存储的都是“人”,更准确地,曾经是“人类”。在更早一段时间,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和五十一区中继器碰撞毁灭的时候,没有及时被其它中继器收录的人,无论身在地球还是身在宇宙之中,都已经陷入人格崩溃,意识错乱的境地。单纯从生理活动来,这些人暂时还活着,但因为人格意识层面的逐渐崩坏,其生理活动也从细胞运作层面产生了错乱,进而渐渐不再能够支撑正常的生理活动。

    这些人从“人类集体”这个巨大而紧密联系的概念中受到冲击,谁也不知道他们何时才能恢复,又是否还有恢复的可能。这些人中既有普通人也有神秘专家,其中堪称意志坚定的人不知几许,但是,在那来自于人类集体潜意识的风暴面前,也脆弱得连自我意识都无法保存。在伦敦中继器彻底潜入人类集体潜意识后,这些人的肉体仍旧停留在他们原本倒下的位置,在时间中衰败腐烂,而他们的意识则被近江制造的部件收纳到这些六边形结构中——也正因为伦敦中继器已经潜入了人类集体潜意识,包括中继器以及内部人员在内,其存在方式都已经和正常的物理结构有所不同,所以,才能将这些人类意识“存储”起来。

    这些六边形结构是时间机器的驱动部件之一。时间机器的运转,本来就和中继器息息相关,其部件也同样和人类意识挂钩,但是,真正支撑部件,让其拥有“存储意识”这般神秘性的却是近江的杰作“机关”。

    就在近江研究时间机器的同时,对机关的开发和应用也从未停止,毋宁,机关是确保时间机器以及所有相关部件的重要硬件基础。伴随着末日的接近,战争的扩大,以及弥漫在战争中的神秘性的增强,机关的进步已经远远超过了最初的型号,而得以和伦敦中继器进行相对完美的对接,其材料也从地球上可以找到的物质,变成了“构造体材质”这种能够同时具备物质性和非物质性,在物质态和意识态方面都展现出出色性能的特殊材料。

    如果末日真理教是对统治局遗址进行发掘的先驱者,也是灰雾技术再现的最资深专家,那么,规模和能量仅次于末日真理教的网络球就是充满了迫切感的后进者。对灰雾的研究,并不是近江加入网络球后才开始的,因此,除了近江本身所取得的成果之外,也有其他研究者为此付出了心血,获得了成果,这些资料如今已经彻底被近江统合起来,成为其神秘技术的有利补充。

    正因为他人付出了许多,近江才能得以制造出一个个在他人眼中不可思议的杰作。无论是机关、时间机器、义体改造、中继器构造、以及眼下的六边形蜂巢结构体,其成功的背后,都有着非同一般的血汗。其最终所能达到的极限,在近江看来,已经超过了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核心“三仙岛”。

    如今的伦敦中继器是“人”与“机器”的结合,是“人”和“神秘”的高层次接触,推动这种结合与接触的,正是“人类”本身——完全意义上的人类本身,包括其物质性和意识态,都在如今的伦敦中继器中如同机油一样,或是润滑或是燃烧。

    近江在控制台监控着所有的过程,分析着所有的数据,推导着更进一步的技术。在她这里,甚至就连走火的想法和感觉,也不是模糊而无法接触的。也许走火觉得“自己从大方向控制了伦敦中继器”,但是,在近江的眼中,走火也只不过是“伦敦中继器的表层主观意识”而已。在其背后,是几十亿人类人格意识的复杂运作。

    走火、其他人和中继器的整体关系,其实在现代的生物学中,也有着相似的描述:人的主观意识只不过是主导人体运动的一部分因素,甚至于,更并非是所有正在产生的想法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在一些著作中,甚至将人的思想和行为视为一种体内结构和状态联合作用的结果,而并非是“某个人的自我意识”这么单一的东西。

    在极端一点的学中,所有将人视为“个体”的基础论点都被认为是错误的。在那些学中,人类社会是一个集体,而一个人本身,也同样是一种微观下的集体,所有正在发生的思想,所有的自我觉悟和精神状态,都是从无数微观运作中得出的综合结果。

    在近江看来,如今在推动伦敦中继器运作,决定伦敦中继器方向的,并不是走火本人,而是包括走火在内的所有充当“燃料”的人——所有这些人的意识彼此连接,这种连接在中继器内部的体现,比人类集体潜意识更加直接。

    形象一些,倘若将人类集体潜意识形容为巨大的网络,那么,如今伦敦中继器的情况,就是在这个巨大网络中构成了一个局域网。所有人在这个局域网中的运作,虽然不可能彻底避免和人类集体潜意识的交互,却有一个坚固的防火墙阻隔,产生了一些内部和外部的差距。

    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人的个体意识随时随地都在和他人进行交互,但是,这种交互更多体现为复杂而隐性的,但是,在伦敦中继器这个“局域网”中,人的个体意识也同样在随时随地地交互,但这种交互却更加单一、急促、剧烈且显性化。

    走火的状态,正是他在这种交互中被影响的直接体现——很显然,近江觉得他没有意识到,他所谓的“自我意识”已经被数亿人的人格意识侵蚀,从而呈现的,已经不再是“原本的走火”这个单一的个体成份了。

    “走火”这个意识概念,正在从一个人,变成许多人的综合作用结果。

    发生这种状况,完全在近江和桃乐丝的预计中。或者,这正是她们想要的结果。而促成这种成果的一个重要因素,也正是“女巫vv”这个明确的样本。“女巫vv”本身就是众多人格碎片拼接合成的结果,在“女巫vv”被确定并被观测到后,就已经被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锁定,和近江一同对其构成机理进行分析和研究——女巫vv的运动,女巫vv的死亡,女巫vv遭遇“江”的过程,虽然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都无法在当时及时观测到并做出反应,但在事后却能够调出一部分数据。

    “女巫vv”从生存到毁灭,整个生命过程是如此的激烈,展现了从零开始到归于零的一个完整过程。超级系色和超级桃乐丝拿到了弥足珍贵的数据,并交由近江进行进一步的研发,在伦敦中继器上进行验证,并在进一步优化后,成为“时间机器”的一部分。

    如今的“时间机器”已经不再像是最初刚制造出来的那样,宛如一个电磁炉般娇而简陋了。通过对两台中继器的毁灭,通过对中继器的实验性调整,通过对大量人类样本的收集,以及对“人类”这种燃烧的深入研究,桃乐丝和近江已经用“时间机器”取代了伦敦中继器那已经不完整的“三柱”,成为其新的核心。

    形象地,如今的“伦敦中继器”只是“时间机器”的超致密外壳和外装组件而已。

    走火所产生的一切感受,只有三分之一是摸到了正确的边缘,而其余的三分之二都只是他的错觉。哪怕是这样的错觉,也是桃乐丝和近江的试验结果。她们完成了,并在继续优化“走火”的改造,就如同她们对“高川义体”所做的改造一样。

    “时间足够了。”近江重新检测了数据后,对身后的桃乐丝到。两人都身穿白大褂,既平静又隐藏着某种疯狂和恐怖的感觉,但是,也同样的孤独。也许中继器里还有其他人在不同的地方活动,但是,仅仅看到她们两人,就会觉得,其实这个中继器里,就只剩下她们两个是真正意义上的“活人”了。

    但实际上,这两个外表为不同年龄段的女性,严格来,也仅仅是外表上像是人类而已。

    “要告诉阿川吗?这段时期,他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近江又问到。

    “不用了,他的急躁当然有一部分是因为觉得时间不够,但是,更本质的原因,在于他的病情继续恶化,他就要死了。”桃乐丝:“所有将要死亡的人,都会迫切地感受到时间不够。”

    “你过,高川是不会死的。”近江皱了皱眉头,。

    “是的,高川是不会死的,但是,义体高川会。”桃乐丝的语气没有任何软化,这本来就是她也好,高川自己也好,都十分清楚的事实,“正是因为他的努力,我们才重新获得了时间。”顿了顿,又:“当然,没有近江你的时间机器,我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夺回这些时间。”

    “我知道。”近江完全没有谦虚的意思,“我早就过,时间机器才是拯救世界的关键。”

    “但是,我们所获得的这些时间,不能随便使用。一旦告诉阿川,我们还有更多的时间,很可能会影响对他赖以生存的推动力造成影响,让他死得更快。”桃乐丝慎重地:“如今的阿川也已经到了他这个人格所能承受的极限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他能够坚持到自我格式化重组的那一刻。他已经验证了近江陷阱,近距离接触过了‘江’,只要他可以和那个所谓的少年高川进行对接,就能立刻进行超级高川计划的下一步,并且拥有比之前更高的成功率。”

    “我以为阿川是故意不接触的少年高川的。”近江把目光从桃乐丝的脸上移开,落回“义体高川”的相关数据上。

    “虽然他的确有其它想法,而那些想法让他有些犹豫,但真正让他无法进一步和少年高川接触的原因,并不在于他自身,而在于‘江’,在于那个‘病毒’的特殊表现形式。在‘江’的形式下,‘病毒’对‘高川’的影响更加直接而强烈。”桃乐丝想了想,打了个比方:“就像是端口匹配了一样,效率会提升。我也曾经想过,为什么仅仅以‘江’的形式,去展现更多的人形,仅仅对‘高川’产生如此强烈的影响,而不是变成更多不同的人形,将影响范围扩大。‘高川’并不是特殊的,但是‘江’让‘高川’变得特殊了,为什么只针对‘高川’呢?真的是过去的‘真江’人性干涉的结果吗?还是意图通过制造‘高川’这个特异点来布置陷阱?”

    “结论呢?”近江问到。

    “没有结论。就理论上,这些猜测都是有可能的,只是从理性和认知的角度来,我更倾向于最后一种。”桃乐丝平静地:“在完全无法提前验证猜想的情况下,我们总要选择一个作为行动方向,而这种选择往往受限于选择者自身的认知局限,而显得十分个人主观化。但是,即便如此,也是不得不做的。”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近江如此评价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