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小说网 www.77xs.net最快更新开封府小饭桌最新章节。

    防盗说明在文案, 提高订阅比例或等72h可看正文,感谢理解么么

    公孙策很高兴包拯有胃口, 忙再盛了一碗, 劝包拯多喝点。

    “赵寒小兄弟这粥熬得十分鲜香软烂,请大人多用一些。”

    包拯点点头, 转即把第二碗喝完。此粥鲜香合宜, 浓淡刚好,十分掌握分寸和火候, 可见这做粥的厨子确如公孙先生所言十分不俗。待两碗粥全部下肚后,包拯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精神了, 竟不想睡,颇有兴致地去写起了奏折。

    公孙策嘱咐小厮好生伺候包拯, 劝他早睡后, 方带人端着还有点剩粥的砂锅离开。

    赵虎送完信回来,要找展昭复命, 碰到公孙策后, 一抽鼻子, 闻到了香味。

    “什么东西这么香?”赵虎听完公孙策的解释后, “正好我跑饿了, 先生就把剩下的粥舍给我吧。”

    公孙策看眼砂锅,笑容谦和,“罢了, 就给你, 快去趁热喝。”

    赵虎高兴不已, 赶紧从小厮手里接过,高兴地端着走了。先去展昭那里回了话,连地方都不挪,就要了碗着急喝粥。

    展昭从一开始看着赵虎捧着砂锅进门就觉得好笑,这会儿正事说完了,才问他:“哪儿弄来的?”

    “和公孙先生讨来的,可香了,你闻闻。”赵虎鼻子灵,盖着盖也能闻到。展昭的鼻子则比不上他,所以没觉得如何。等赵虎特意揭盖后,香味令展昭叹香不要紧,赵虎也惊呼感叹了一番。

    “真香,是真香啊!”

    展昭更觉得好笑,“你不是知道香么才叫我闻,怎么转头却比我还惊讶?”

    “是知道香,但没想到会这么香。”赵虎惊叹。

    展昭:“还不快盛两碗来。”

    “好好好,”赵虎赶紧拿碗盛粥,转即觉得不对了,疑惑问展昭,“两碗?你也要喝?”

    “不然呢,让我干看着?”展昭一脸自然地问。

    赵虎没脾气地点点头,盛两碗端过来。他立刻坐下来,迫不及待先喝一口。唇齿之间霎时被浓郁的鱼肉香和米香包裹,口中能感到有颗粒,该是米和碎鱼肉,但用舌头轻轻一抿,这些都化作绵软的汤汁在舌尖跳跃,口感更稠,更滑,末了咽下后,口中竟还残留着淡淡的骨香。

    “嗯!!!”赵虎来不及张口评价就继续下一口,激动地双眼闪闪发亮,感觉满足到要哭了,这世上竟然会有这么好喝的粥。

    “是很好喝。”展昭微笑,一小口一小口地往肚子里送,面上不做表,但内心的激动一点不亚于赵虎。

    很快砂锅就见底了,赵虎还没有喝够。

    赵虎拍拍肚,不知足道:“我真盼着厨房快点弄好,这样就能继续吃到美味了。新来的小厨子真叫人觉得惊喜,人长得好不说,手艺还这么厉害。嗳,你说他为什么不是女子?这样我就能把他娶回家做娘子了!天天只给我熬粥喝我也愿意!”

    “你这厮,喝了人家给包大人做的粥也罢了,还想独霸。这话若是被他听到了,指不定会拿柴棒揍你。”展昭也有些期待厨房弄好以后,还会尝到什么美味。

    “嘿嘿。”赵虎挠头傻笑。

    ……

    白天的雨像是没下完,至夜里子时刮起了大风,乌云遮月,起了雨,至第二日清晨雨还是淅淅沥沥没有停的意思。

    赵寒烟去厨房检查了灶台,因为下雨的关系,新砌的部分没怎么干,看样子今天是不能开火做饭了。昨天给包大人做粥的时候,赵寒烟就琢磨着该配着小咸菜才好,既然厨房不能动火,不如先做点这些准备。等雨小些的时候,赵寒烟就带上秀珠和春来春去兄弟去街上买萝卜,顺便再添置各类米豆以及炒菜的佐料。

    春去春来一直负责买办,对东京城内各处铺子都很熟悉,在他们兄弟的指引下,赵寒烟仅花了一个时辰的功夫就把所有的东西都买下来。

    四人在回去的路上,听到看敲锣开道声,接着就听人喊太妃出行令行人避让。赵寒烟和秀珠远远望见老太妃的马车,彼此看了一眼,便不约而同地转身去了附近的一条小巷躲避。赵寒烟瞅见一家裁缝铺开着店门,俩人就进去了。

    春来春去俩兄弟走着走着,回头发现赵寒烟不见了,赶紧折回来寻找。

    俩兄弟半晌没有找到人,就大声喊:“赵寒?”

    “在这。”秀珠白着脸从铺子里的走出来,手扶着门框,明显步伐有点不稳。

    春来和春去见状,忙询问何故。

    秀珠惊恐地抖着手,指了指屋里。俩兄弟顺势朝铺子里看,小裁缝铺子里到处放着布料,倒是没见到有人。这时候俩人就见赵寒烟从里间出来了,皱着眉,脸色沉重。

    “通知府衙,这里死人了。”赵寒烟道。

    “死人了?”哪会有这么巧的事!

    春来还有些不信,三两步走过去,掀帘子往里看。春去也跟上去。

    二人随即一前一后退了出来,这时候俩兄弟的脸色与赵寒烟刚刚的样子如出一辙。

    秀珠腿慢慢弯曲,整个人已经蹲坐在地上。

    她要吓死了!

    春来很理解的秀珠的反应,毕竟只是普通人。转即他又看向赵寒烟,禁不住有些佩服,屋里面可不只是一具死尸,地、墙、家具……皆是血,红得刺眼,血腥味儿更是呛鼻。

    春来使眼色给春去,令他带着秀珠回去,通知开封府来人。他则留下来同赵寒烟一起看守现场。

    赵寒烟和春来等了大概一炷香的工夫,就见展昭带着赵虎和张龙骑快马先到了。

    展昭一见赵寒烟就问:“你最先发现?”

    赵寒烟点头。

    展昭没再说什么,先去内间瞧了尸体。

    死者年约三十上下,男子,蓄着山羊胡,着一身半旧锦缎袍,人倒在墙边,脖颈被割,墙上和附近的家具溅了很长一条血迹,地上流的血就更多了,但血迹已经有干的痕迹,可见尸体并非才刚被害。

    这时候公孙策乘马车到了。

    公孙策前来检查完尸体后,对展昭道:“看刀口和杀人手法与上一次杀猪巷的案子类似,不过这次在屋里,并没有雨水冲刷,现场看起来比杀猪巷血腥气浓了很多。难为赵寒他们买东西却碰到这种事,不知会不会受不住。”

    “我一会儿去安慰他两句。”展昭皱眉继续去看尸体,询问公孙策的看法,“先生觉得这两起案子会不会是同一人所为?”

    “虽说割喉杀人的手法并不特别,但不过半日工夫,已经发生了两起,极有可能是同一人所为。”公孙策眼色很沉。

    “若真如此,那就麻烦了。”展昭请公孙策继续验尸,他则从内间出来了,直奔赵寒烟而来。

    “你到的时候铺子就这个样子?有没有什么异响,或是看到别的什么人。”

    “没有,”赵寒烟抬头对上展昭的眼,“不过就算是有人,应该也不会是凶手,我看尸体死了有些时候了,血迹已有些凝干,凶手不可能在案发地逗留这么久。”

    展昭没想到赵寒烟会懂这个,惊讶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眼睛看到的,很明显,不是么?”赵寒烟反问。

    展昭微微愣了一下,想想也是,点了头。

    “后院发现了蓑衣!”赵虎喊道。

    展昭赶紧跑过去。

    在裁缝铺后头的柴堆附近,有和杀猪巷案发现场一样被遗弃的蓑衣,蓑衣上的血迹也一样都被雨水冲得干净了。

    随后赶来的公孙策见到蓑衣后,目光变得异常凝重,“如此可以十分确定为同一人作案了。”

    展昭点头,这案子果然如他之前预料那般,变得越来越棘手。

    冷静片刻后,展昭忽然想起刚刚和赵寒烟对话的事,总算反应过来哪里不对了。若是常人,任谁看到那么血淋淋地现场不怕得大叫然后逃跑?谁有功夫去分辨尸体附近的血迹是干还是湿?足以说明这个叫赵寒的小厨子根本就不怕尸体,所以他才能在发现尸身后冷静地观察现场的环境。

    赵寒烟微微挑眉,诚挚询问。

    小厮被赵寒烟一双如有清溪在内流动的眼眸给迷住了,又愣了一下,才慌忙摆手道:“没没没,当然没招到。不过请进之前,我还是要确认一下,二位可知道上一任厨子的事?”

    “什么事?”赵寒烟问。

    “果然不知道,我就说怎么会有好厨子上门。”小厮失望地叹气,“我们师爷说过,此事不能瞒着,那我就要对你提前说清楚。这开封府的上一任厨子就在厨房被人给杀了,凶手正是开封府大牢内被关押犯人的同伙。”

    “天哪!”秀珠惊诧地捂住嘴,害怕地凑到赵寒烟身边,“公子,在这做个厨子还要冒着被杀的危险,太不划算了。”

    赵寒烟点头赞同。三天前赵祯对她的嘱咐还热乎着,什么在开封府做厨子是官家的地方安全,能够令他放心。原来这‘安全’二字是她皇帝堂哥在跟她开玩笑呢。

    “那二位还想来应征厨子么?”小厮小心翼翼地用目光来回打量她们主仆,在得到回答之前他竟然有些紧张了,头一次舍不得人走。

    “应征。”赵寒烟干脆道。

    小厮一喜,赶紧把门推到最大,热情地邀请她们进门,又要帮忙拿东西。赵寒烟和秀珠也不客气,真把东西都给他了。小厮愣了愣,只好默默扛着东西带她们先到了厨房。

    “这就是厨房。”小厮笑嘻嘻地把东西放下,松了口气,对他们二人道。

    赵寒烟看了眼秀珠。

    秀珠立刻明白,从钱袋里拿了一串钱给小厮。

    小厮再再次愣了,“这是做什么?”

    “不能让你白扛东西,拿着,回头吃茶用。”秀珠笑着把钱递过去。

    小厮没想到会得到赏钱,开心不已,连连谢过,倒有些愧疚刚刚自己接行李时腹诽人家了。

    “要不了这么多,拿两文就是,都挺不容易的,大家以后互相帮忙。”小厮把剩下的大部分还给秀珠,“东西先暂且放这,我带你们去见师爷。”

    小厮说罢就在前领路。

    秀珠收回了钱,就有些惊喜地凑到赵寒烟身边,小声道:“这开封府的人还都挺实在的。”

    “也不看主人是谁,上正下自然正。”

    主仆二人随后跟着小厮至公孙策房间。公孙策听说终于招到厨子了,高兴不已,立刻见了赵寒烟和秀珠。初见面,免不得要彼此互相打量一番。公孙策观赵寒烟,肤白,眼神纯净,笑起来一双眼弯成了月牙儿,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一对剑眉当真英气十足,是个清俊讨喜的少年,而且瞧着人不会坏。至于他身后的婢女,公孙策刚刚已经听小厮说过了,当然他也一眼就看出来是名女子。

    赵寒烟打量公孙策,更多得是在‘对号入座’,毕竟眼前的这位可是她见到的第一位的开封府名人。年纪三十多岁,清秀儒雅,有些仙风道骨,笑起来十分和蔼,一瞧就知是好相处的人。公孙策说起话来特别斯文,慢慢的语调不仅能让人能听进耳,还会给人以平静感。

    两厢见过之后,对彼此的印象都很好。

    公孙策请赵寒烟落座后,捻着胡子点点头,顺便笑眯眯地问赵寒烟姓名、年龄、家住哪里等问题。

    “我叫赵寒,和我徒弟都是京城人士,祖上曾是书香出身,但家父这一辈就没落了,父亲靠开个酒馆谋生,盼着我读书有出息,后来父母相继故去了,日子难以为继,我只能放弃读书,先谋生。遂来应召做厨子,讨口饭吃。”赵寒烟尽量把自己的身份说得没破绽,“当然来这里除了做饭,还有些别的小心思,开封府远近闻名,包大人的盛名更是早有耳闻。最重要这里是官家地方,有书香,我想着做饭之余,或许还能有机会读书。”

    公孙策听完这些解释后,略作点头,难怪这次来的厨子不忌讳厨房死人的事,原来是个内心清明一心求学之人。公孙策很满意的点点头,“赵寒小兄弟很是不俗啊,便留在这里,要书或笔墨尽管来我这里借便是。”

    “多谢先生。”赵寒烟对公孙策行礼谢过。

    公孙策仔细观察了这名叫赵寒的后生的谈吐举止,又一次点点头,落落大方,不卑不亢,虽然家道中落,但大家规矩教养出来孩子还是不俗,特别是他眼前见到这位尤其很不俗。

    “那你这婢女?”公孙策问。

    赵寒烟尴尬地笑了下,“不瞒先生,母亲去世后,她其实是我父亲买来伺候我的,算半个妹妹了。”

    公孙策点点头,本要亲自去一趟厨房安排,这时候见赵虎来了,就打发赵虎去。

    “那处厨房已有近一月没用过了,需得打扫,你多找些人帮忙。”公孙策嘱咐道。

    赵虎从刚刚一进门就注意到屋里多了两个面生的人,其中一名的长相还特别合他眼缘。俊得不招人嫉妒且灵气十足,令人自然而然对其心生好感。

    赵虎赶紧应下活儿,就带着赵寒烟主仆去了厨房,路上不忘热情地介绍自己,还有展昭、王朝、马汉和张龙等人。

    赵寒烟都一一认真听着。

    到了地方后,赵虎就把厨房的人都唤来,对赵寒烟继续介绍厨房里其它的四个人:砍柴的李三,烧火的来旺,负责洗菜买办等杂活的春来、春去兄弟。

    春来,春去,这二人该就是赵祯所言暗中保护自己的人。赵寒烟特意打量他们二人一眼,一身布衣,正憨笑着对自己打招呼,看着还真像是厨房帮忙的仆人,半点没有侍卫的样子。

    亲亲小说网 www.77xs.net最快更新开封府小饭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