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77小说网欢迎您!本站给您最好的阅读环境!
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花千骨

140 左右为难 文 / Fresh果果

    花千骨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腿一软差点没跪下去。转念又想,他都不稀罕她了,她留在这里干什么。

    “我去找东方……”

    白子画慢慢转过身来,眸子一片漆黑不见反光仿佛要把人吸进去。

    他教的好徒弟啊,深更半夜离家出走要跟男人去私奔了。

    “我说过,不准再见他。”

    “我不管,我要嫁给他,做他的新娘子!”

    那样的信誓旦旦,那样的目光坚定,仿佛上已是始终对他执着无悔的花千骨。白子画只觉得一股怒气直往上冲,几乎把持不住。

    “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出云山一步!”

    花千骨从未见他如此声疾色历地训斥过自己,顿时所有的委屈都冒了出来。

    “凭什么不让我走,我只是你的徒弟,又不是你的囚犯你的奴隶!我喜欢东方!没有任何人能把我们分开!”

    白子画的表情仿佛玻璃裂开了一般,花千骨话一说就后悔了,害怕地咽了咽口水。

    这时旁边一阵不紧不慢的响声响了起来,一人缓缓从月色氤氲中走出来,披一身

    露水,却瞬间将自己恨不得一头撞死的花千骨给照亮了。

    “东方!”她快要喜极而泣,师傅毁了纸符,自己有没有办法通知他,好些天不见。真的快要急死了,“你怎么来了?”

    “不是要走吗,我来接你离开……”

    恍惚中,似乎也曾经有人对他说过那样的话,花千骨的眼眶又红了起来。直觉想上前两步扑进他怀里,却在白子画的目光震慑下一动也不敢动。

    “很好,你自己来送死,省得我再去找你。”白子画的语气平静无波,却潜藏着极大的愤怒,杀气熟练不住,四处激荡。

    东方彧卿依旧是笑:“白子画,你很怕我对吧?听到骨头说见到我知道我还没死,更是怕的连觉都睡不着了?”

    白子画没有说话,他是怕他,那日东方死时,花千骨哭喊着答应跟他一起走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而她死时,一句若能重来一次她再也不要爱上自己,更是缠绕成他永远的噩梦。

    其实,她早就已经,在他和东方彧卿之间做出了选择,而自己却强逼这留她在身边,禁锢着她,不肯放她走。

    所以当东方彧卿再次出现,他怎能不怕,怎能不慌,怎能不痛!

    一眨眼人已经到了东方彧卿的面前,手中光剑直指,再近半寸,他便是身首异处。

    花千骨吓得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从没见过师傅这么冷酷无情的模样,他是真的想要杀了东方彧卿。

    “师傅!求求你!不要!”东方只是一个凡人,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白子画恨不得眼前之人立刻化作灰飞,残留的那一丁点理智却明白自己根本没有理由这样做,因为错的,都是自己。

    可是,他再也不能冒任何失去她的风险了,所以……

    他微微上前一步,杀气将两人紧紧环绕。

    花千骨满脸泪水,吓得一个劲地跪下去磕头,一个比一个响,额头撞在地上血肉模糊。

    “师傅,是我错了!不关东方的事!你要杀就杀我吧!我是真的喜欢东方想要跟他走!求求你成全我们!”

    白子画一阵晕眩,世事仿佛突然翻转了过来。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为什么他最深爱的女子会跪在地上求他成全她跟另外一个人?

    小骨,你最爱的人,难道不是师傅吗?

    面上变得一片茫然无措的神情,忆起那日她要少霓漫天犯下大错,跪在院子里一个头一个头磕着,天下着大雨,满院子都是血,所有的桃树,一夜便枯死了。

    才多少时间,换个场景,月夜下,他再次跪在自己面前,确实要求一个离开?

    可是她走了的话,自己怎么办?

    他已经一无所有,不属于仙界,不属于长留,天下之大, 没有他的位置。除了小骨,他在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活。

    没有选择的权利,更没有解脱的权利,如果最后连她都离开,他还剩下什么?

    小骨,你不是答应永远不离开师傅的吗?

    白子画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那个他,喉咙一咸。转头看着东方彧卿。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

    “师傅!不要!”

    花千骨只看见白子画指间一道银光射出,瞬间将东方彧卿笼罩。

    光芒映衬下东方彧卿的笑容变得有些诡异,却只见另一道光打了过来,巨大的轰鸣爆破声,青烟四起。白子画飞了过去,然后重重的跌在地上。

    花千骨站起身来,满脸血污,眼睛睁得大大的,亮的吓人,愤怒中带着一丝邪魅。

    “不准再有任何人,在我眼前伤他!”

    空气中的血腥气味让她仿佛再次回到肝肠寸断的那天,眼睁睁,眼睁睁只能看着东方,小月他们死在她面前,痛到的心再次活生生被辗个粉碎。决不允许!决不允许这种是在发生一次!

    白子画知道他现在已在逐渐恢复神识,重击之下几乎说不出话来,轻咳了一口血,然后感觉筋骨和皮外伤正一点点的愈合。

    可是人却仿佛被抽出来了所有的力气,绝望虚脱的再站不起身来,她竟为了东方彧卿……

    这一世,果然如她所欲言吗,她再也不爱他了。

    不知道是为自己觉得可悲还是可怜,他看见东方彧卿慢慢向他走了过来,花千骨处于混沌和混乱中没有恢复意识,木头人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白子画,如今的这个花千骨到底是不是你深爱的那个花千骨,其实你自己都一直没弄清楚,想爱她又逃避她,想珍惜现在的拥有的确有沉浸在过去的痛苦里无法自拔。花了十多年,却仍只是把她教成了个废物,看得久了,连你自己都迷惘了她到底是谁,迷惘自己为什么还要活着。和他在一起,既是救赎也是凌迟,你无时无刻都不再痛苦。既不肯让她离去,也永远不会接受她,因为在你心底,她已经和你爱的那个小骨不同了,接受她会让你觉得自己正在叛变,抱着她如同抱着别人,你会内疚。可是离了她,你又不能活。这样永生永世的痛苦下去,又是何必能?”

    白子画没有说话 ,周围杀气弥漫成一片绝望和死寂。

    “这一世我来,从没想过要伤害她或是利用她。当初你为长留山,我为异朽阁,其实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我们都为了六界众生抛弃辜负了她。其实从那时候开始,我们俩,都失去爱她的资格。人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我也不是没有后悔过。如今想做的,也只是尽力补偿。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如此对她未免太不公平。也不要再把她当孩子对待,否则她永远都只能是个孩子,无法真真正正做回花千骨。”

    白子画摇头,她做会了花千骨又怎么样呢,难道有可能原谅他吗?那时才是她真正失去他的时候。

    “师傅!”花千骨此时才恢复神智,看到白子画似乎是受了重伤躺在地上,吓得脸都绿了,踉跄的跑到她跟前,查看着他的伤势,泪水不断下落。

    “对不起,师傅,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杀东方!你若是真不准,我就不跟他走了,我跟你回去,没有你的允许绝不踏出云山一步,你不要杀他……”

    白子画自嘲地笑,她这算是在为东方彧卿牺牲吗?他什么时候成了棒打鸳鸯,保守古板的可恶家长了?

    东方彧卿的身影慢慢在月色下淡化:“白子画,我不会和你争,我也只是想挽回我所错过和失去的。她魂魄渐全,虽依旧虚弱能力有限,但总有一天会恢复所有记忆,这是你改变不了的事实。到时候她若还想离开你身边,没有什么能阻拦我……”

    白子画定定看着他仿佛吃了一惊;“原来你已经……”

    东方彧卿扬起嘴角,笑容凄清,逐渐消失不见。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