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77小说网欢迎您!本站给您最好的阅读环境!
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明若晓溪

第27章 番外 文 / 明晓溪

    二年丙班的教室,已经是上午的第四节课。

    明晓溪边听课做笔记,边觉得身上阵阵寒意,两道愤怒的目光瞪得她胳膊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再瞪我,就变金鱼眼了啊!”小泉也真奇怪,瞪了一上午,眼睛都不会酸吗?

    “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女人!”恶狠狠的声音从小泉的牙齿间磨出来。

    “我哪里无情无义了?”恶狠狠瞪回去。

    “哈哈,你还敢说!”小泉逼近她,眼神更加凶恶,“你是不是又跟牧流冰在一起了?!”

    “呃……是又怎样……”

    “澈学长呢?!你抛弃了澈学长对不对?!”

    明晓溪无力道:“小泉,我拜托你好不好,我什么时候抛弃澈学长了?”

    “那就是你脚踏两只船!”更加恐怖的罪名。

    明晓溪直接晕死在课桌上,“说过n次了,澈学长不喜欢我,神一样完美的少年,不可能对我有兴趣的啊。根本就没有开始过,说什么抛弃抛弃的,好像我很恶劣。”

    “他喜欢你。”

    “不喜欢。”

    “他就是喜欢你!”小泉凶巴巴,“我的直觉从来没有错。”

    又是直觉⊕±,..,明晓溪扁扁嘴,懒得理她,继续听老师讲英语。

    小泉转转眼睛,忽然笑道:“喂,是不是只要确定澈学长喜欢你,你就可以抛弃牧流冰,坚定地投入澈学长的怀抱?”

    这女人疯了,明晓溪离她远一点。

    居然不理她?!小泉夺走明晓溪手里的原子笔,“包在我身上,我一定会让你知道澈学长的真正心意。到时候,可不许你再跟牧流冰在一起了!”

    明晓溪叹口气,从她手里将笔夺回来,“小泉,你听好了。第一,澈学长是我的朋友,你不要把事情弄得很尴尬;第二……”她的脸红了红,“……我喜欢冰。”

    “不!可!以!”

    小泉一声怒吼,惊呆了正讲课的老师和听课的其他同学。

    英语老师推推眼镜,脸色发青,“小泉同学,明晓溪同学,你们在干什么?!”

    明晓溪正准备站起来道歉,小泉掐住她的胳膊,满脸堆笑,笑容灿烂地回答:

    “老师,刚才明晓溪同学对我说她实在太喜欢太崇拜老师了。每次要上老师的课,她前一天晚上都会兴奋得睡不着觉,上课的时候耳朵都舍不得动一下、眼睛都舍不得眨一眼……那,我就批评她,说她喜欢老师可以理解,可是只要将老师讲的功课很努力地学好,老师就会很高兴了,千万不要给老师的感情带来过多的压力……所以,我告诉明晓溪同学说不可以。”

    英语老师涨红了脸,紧张地将课本握成一团:

    “咳……小泉同学做得很好,大家只要用心上我的课,我……我就很欣慰了。”

    脸色发青的换成明晓溪了,她低声怒道:

    “小泉,我跟你绝交!”

    小泉笑得奸诈,“姐妹,你应该感谢我才对,他的英文考试保你高分通过。”哼,让她心爱的澈学长痛苦,这点报复是很轻很轻的了。什么嘛,明明都已经跟牧流冰分手了,眼看澈学长有了希望,结果牧流冰却偏偏受伤住院。唉!明晓溪这个心软的笨蛋……

    下课铃响了,英语老师离开教室,二年丙班的同学们纷纷收拾东西。忽然,“哗”地一声惊呼,女生们眼冒桃花地盯住门口,班里鸦雀无声,只听见十几颗粉红少女心怦怦乱跳。

    明晓溪好奇地抬起头。

    原来是牧流冰。

    他穿件黑色衬衫,略微苍白的面容,清冷的双眼,嘴唇像花瓣一样柔软,冷冷站在门口。中午的阳光灿烂地洒在他修长单薄的身上,冷漠孤独的气质,却脆弱美丽得像是水晶做的天使。

    明晓溪看得有点呆住了。

    呵呵,怪不得他被称为光榆第一美少年,果然是有几分姿色的。

    好浪漫的爱情呀!

    众女生望望牧流冰,又望望明晓溪,见他和她痴痴相对,目光流转,千般爱万般怜尽在这脉脉的凝视中,不由感动地纷纷拿出小手绢擦拭眼角的泪水。

    啊她们也要这样的爱情!!

    校园里有一片小树林,茵茵的草地,凉凉的树阴,是学生们午后休憩最喜欢去的地方。可是此刻,一排十几个西装笔挺戴墨镜的大汉,凶恶地将树林戒严,连只耗子也别妄想溜进去。

    兴奋的光榆学生们在树林外挤来挤去,校报的记者们甚至动用了高倍望远镜向林中窥探。哇,光榆第一美少年和风头最劲神秘少女在那里幽会啊,不知道会不会接吻,不知道会不会做爱做的事……只是想一想,口水就快要流下来了。

    “你今天居然会来上课?”明晓溪边吃汉堡边好奇地打量牧流冰,“伤口还会不会再痛?”

    牧流冰懒懒倚在树干上,“一走路就会隐隐作痛。”

    “呃……”什么嘛,就那么一点伤,都过了二十几天了还好意思说痛。明晓溪偷偷白他一眼,算了,只当他在撒娇好了。“那你吃完饭就快点回去休息吧。”

    “在屋子里很无聊。”

    “所以你来上课?”

    “上课也很无聊。”他睡了整整一上午。

    明晓溪瞪他,“那你来学校做什么?”

    牧流冰凝视她,“你忘了?是你要我回学校上课的。你说你不喜欢一个只会打打杀杀的笨蛋。”

    然后,他闭着眼睛微笑,笑容无邪而纯净。

    望着他的笑容,明晓溪的心渐渐温柔得像春风中的湖水,她伸手摸摸他的脑袋,“冰,你饿不饿,削个苹果给你吃好不好?”

    “我不是小狗,不要乱摸我的头。”

    明晓溪又用力揉了两下,把他的头发揉得毛毛的,才笑着放过他。她拿起一只苹果,准备削给他吃,他却抓起了一个汉堡。

    “喂,你不能吃这个!”明晓溪抢回来。

    “为什么?”

    “汉堡对你的胃不好,吃了会胃痛的。”

    “可是你却一连吃两个汉堡了。”牧流冰怀疑地看着她。草地上白底粉色碎花的餐布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寿司、生鱼片和水果,每样都引人垂涎欲滴,可是她偏偏只吃汉堡包。

    “我……呵呵……”明晓溪干笑。

    “汉堡很好吃对不对?”

    “呵呵……还不错啦……”

    “那让我吃一个?”看她吃得那么香,他都动心了。

    “呃……其实也不是很好吃……”

    “明晓溪!”

    明晓溪在他冰冷的目光下,终于投降,“好啦,我说实话。汉堡吃起来比较快,快点吃完就可以快点走了。”

    牧流冰的脸色变得苍白,“为什么要快点走,你不喜欢看到我吗?难道……你……”她在骗他对不对,她重新回到他身边,只是因为同情。

    “这里只有咱们俩个,外面却围了一群同学和保镖,怪死了。”明晓溪摇摇头,“我不喜欢这种约会的气氛。”

    牧流冰的双手恢复了一点热度。

    “冰,下次咱们到海洋世界去玩好不好?”明晓溪两眼放光,“我好喜欢看海豚表演!”

    “好。你先吃一个寿司。”牧流冰夹了个紫菜寿司喂她。

    明晓溪乖乖吞下去。

    “寿司吃起来也很快。”他告诉她。

    “哈哈,你不懂了是不是?寿司虽然也很快,但是凉冰冰的;汉堡就不同了,热乎乎的,又有肉饼,还有点蔬菜,营养比较均衡啦。”明晓溪得意地说。

    “不过,咳,不适合你吃,真是可惜。”她连忙补充,“你还是吃些水果算了。”

    牧流冰看看她,又看看汉堡,怎么总觉得她在偷笑呢?

    午后的风轻轻吹来。

    浓密的树阴下,明晓溪靠着树干,牧流冰躺在她的腿上静静睡着。

    “冰,咱们走了好不好?”

    她的手轻轻抚弄着他黑玉般的头发。

    “好困……”他呢喃着翻个身,“……让我睡……”

    明晓溪心里挣扎着。她其实真的很不习惯把别的同学赶走,只由她和冰占据这个树林;但是,冰像个孩子一样睡得这样香甜……

    她叹口气。

    手指轻轻抚弄着他,让他睡得更香些。

    牧流冰的发丝如黑色绸缎般在她指间缠绕滑落,柔柔顺顺,带着一股清爽的发香。

    “冰,你的头发好美,”明晓溪轻声赞叹,“如果能留得长长的,一定会更美吧。”漫画里的美少年都会有着美丽的长发。

    “好。”

    牧流冰答应她。

    “啊,你醒了,”明晓溪不好意思地想把手缩回来,却被牧流冰握住,将她的指尖温柔地含入唇里。

    触电的感觉……

    明晓溪只觉一股强大的电流麻麻烫过全身!

    连脚趾都酸麻得蜷缩起来!

    她惊得将手猛力抽回,脸颊通红,结结巴巴,“你……你……”

    牧流冰笑起来,“晓溪,我是你男朋友啊。”

    “色……色情……”明晓溪脸红如番茄,“色情片里才会吃手指头……”

    “哈哈,你看过色情片?”牧流冰大笑。

    明晓溪咬咬牙,“看过,怎样?我不仅看过色情片,还看过纪录片。”

    “纪录片?”

    “……就是那种没有剧情只有记录的片子,怎样?!”明晓溪挺起胸脯,谁怕谁呀,这个时代谁没有或多或少看过。

    “学会了吗?”

    “啊?”

    牧流冰笑着吻住她。

    无数颗金星在明晓溪眼前旋转,身上的力气一点一点自手尖、脚尖被抽走。

    他吻着她,轻轻启开她的唇瓣。

    他深深吻着她。

    她忽然咕囔着说了句什么。

    他没有听清,花瓣般的双唇啄吻她,轻轻问道:“什么?”

    “樱桃……”

    “……?”

    “听说接吻高手可以只用舌头把樱桃杆儿打成结……”她吃吃笑。

    “你是高手吗?”牧流冰呻吟着轻吻她。

    “嗯……试一试!”

    明晓溪环住他的脖颈,一把拉下他,伸出粉红的小舌头,用力深深吻着他。

    牧流冰的脸颊绯红如醉。

    明晓溪的脸颊通红似霞。

    郁郁葱葱的小树林里,他和她在练习樱桃接吻法。

    (嘘,非礼勿视,各位姐妹还是自己回家练习好了,哈哈。)

    “嘴肿得像香肠。”小泉仔细打量她。

    明晓溪立时捂住嘴唇。

    小泉贼兮兮凑近她,“脖子上还有草莓哦,战况是不是很激烈?”

    明晓溪竖起衬衫领子,目光如飞箭,“喂,离远些好不好,干什么趴到我身上来。”

    “重色轻友!”

    “我哪有!”

    小泉嘿嘿笑,“牧流冰可以趴到你身上种草莓,我靠你近一些都不开心,不是重色轻友是什么?”

    明晓溪没好气道:“好吧。”

    “……?”好什么?

    明晓溪凑近小泉,也笑得一脸贼兮兮,“那我就在你身上也种几颗草莓,就不算重色轻友了吧?”

    小泉躲出老远,“哎呀,恶心死了!”

    明晓溪笑得打跌,臭小泉,想欺负她还要再修炼修炼啊。

    下午的时光,在明晓溪忽而怔怔出神、忽而脸红如霞中飞快地流逝了。转眼到了放学的时候,她和小泉正收拾东西,却忽然看到东浩雪上气不接下气地冲进教室里来。

    “不好了!不好了!”

    东浩雪大口喘着气。

    “怎么了?慢慢说。”

    明晓溪轻拍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那个……牧哥哥把学校封了……谁也不让出去……”东浩雪紧张地说。

    明晓溪顿时怔在那里。

    光榆学院校门处,一字排开二十几个“烈炎堂”大汉,他们将放学要出校门的学生们阻拦在学校里,不让他们出去。学生们已经开始愤怒了,大声抗议着,然而一个个大汉面无表情根本不为之所动。

    明晓溪和小泉、东浩雪赶到时,一些男生挽起袖子正准备同“烈炎堂”大汉们打架。

    “为什么不让我们走?!”

    “要走也可以,先让我们搜身。”

    “你们是警察吗?我们是罪犯吗?凭什么搜我们的身?”

    “对啊,凭什么!凭什么!”

    …………

    “烈炎堂”大汉们冷冷瞪着学生们,“不想活了是不是?知不知道你们在跟谁说话!”

    “知道,不就是‘烈炎堂’吗?”

    一个清亮的女声破众而出!

    “烈炎堂”大汉们面色霎时阴沉下来,社团响当当的名头神见神让、鬼见鬼躲,居然被个女学生当众挑衅!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定睛一看

    众大汉抽口凉气。

    阳光中,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眼睛亮晶晶,嘴角爱笑地弯着,明明是小巧玲珑的身子,却偏偏带着威风凛凛的气势。天哪,这可不正是数次打得他们人仰马翻,并且被少爷视若珍宝的明晓溪小姐!

    腾田赶忙闪出来,恭敬道:

    “明小姐,您好。”

    明晓溪看看他,不认识。不过眼看他的态度从目空一切迅速转成毕恭毕敬,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她皱皱眉头,“为什么不让大家出去?”

    腾田赔笑,“是少爷的命令,您也知道,我们做人手下的……”

    冰?

    明晓溪的眉头皱得更紧,“他现在哪里?”

    “少爷在……”腾田忽然向她身后望去,鞠躬行礼,“……就在这里。”

    明晓溪转过身。

    太阳渐渐西下,阳光染上淡淡的红晕。牧流冰从一个阴暗的角落走来,肌肤苍白得近乎透明,嘴唇鲜艳如红枫,他的眼神阴暗肃杀,单薄孤独的身影与温柔的夕阳辉照显得格格不入。

    牧流冰的出现像一道寒流,冻得当场静默无声。

    古怪的静默。

    东浩雪打个寒战,抱紧小泉的胳膊,“牧哥哥……像个……魔鬼……”从地狱里面出来的魔鬼。

    小泉点头。明晓溪满身跳跃闪耀着阳光,牧流冰是一片执拗阴沉的黑暗,这两个人在一起真是奇怪啊。

    明晓溪张口便欲问牧流冰,想一想又觉不妥,便大步走上前将他拉到一个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于是,只有他和她两人。

    “冰,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不让同学们回家?”她努力把语气放得很轻。

    牧流冰不说话。

    明晓溪深吸一口气,努力笑得温柔:

    “告诉我好不好?我会帮你啊。别忘了,我可是无往而不胜的明晓溪呢!”

    牧流冰的眼底沁出一抹痛苦。

    还是不说话?明晓溪看看他,再看看他,在地上转了三个圈,从一数到十,他还是不说话,她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

    “喂,你说话好不好?!你有什么权力不让大家回家,你有什么权力搜大家的身?就算是警察也不能随便这么做!当黑社会的头子很了不起吗?!你很了不起是不是?!”

    “明晓溪!”

    牧流冰瞪她。

    “不要叫我明晓溪!”她握紧拳头瞪过去,“你知道我刚才多想打人吗?姑娘我从小就爱打抱不平,哪个流氓阿飞见了我不是吓得屁滚尿流?!可是,刚才我却不能教训那些‘烈炎堂’的人!因为他们是你的人!”

    明晓溪的拳头握得格格响:“那么嚣张不让同学们回家,那么嚣张要搜同学们的身,可是,我却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痛痛快快地揍他们!就因为他们是你的人,你是我的朋友……不要叫我明晓溪,我觉得丢人!!”

    她气得胸口剧烈起伏。

    牧流冰站得笔直,孤傲修长的身子有种令人窒息的脆弱。

    明晓溪咬住嘴唇,凝视他:

    “你不愿意告诉我原因对不对?好,我也不问了。或许,你根本就没有什么原因,不过是少爷脾气来了,耍着大家玩一场。”

    说完,她转身离开。

    管它是“烈炎堂”还是牧流冰,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她边走边活动脖颈手腕,如果不能解决,就打一场又怎么样?即使跟冰在一起,她还是要做堂堂正正无愧于心的明晓溪!

    还有,这是什么破学校,学校的保安呢?管理人员呢?一个个缩头乌龟!

    “项链……不见了……”

    牧流冰的声音很低。

    明晓溪猛地站住,怔怔回过身,“什么不见了?”

    “你送我的水晶项链不见了。”

    早上出门的时候,项链还在胸口。可是下午正上着课,他突然发现项链没有了!疯了一样冲出教室,他在校园里到处寻找,每个角落都找过了,可是都没有找到。他担心项链掉落后,被别的同学捡走了,眼看下午放学的时间就快要到了,于是他命令手下们限制学生离开学校,直到找到项链为止。

    没有了她亲手为他带上的水晶项链,他的心底满是无可忍受的空落和恐惧。

    …………

    在牧流冰修长的手指间,一条项链发出流动的细碎的光芒……

    项坠是一个雪花造型的水晶。那么晶莹剔透,那么细致柔美,映衬着地上皑皑的白雪,好像一个有生命的精灵,绽放出有灵气的神采……

    “它是不是很像你的眼睛?”明晓溪轻声说。

    “我的眼睛?”

    “对呀,我觉得它就像你的眼睛一样清澈,透明,美丽……”

    …………

    她把水晶项链挂在了他的脖子上,“你可以不再戴它……当你不再喜欢我的时候……”

    “坏丫头……那岂非让我从现在开始每分每秒都戴着它?而且,我还会整天担心它会不会自己掉下来……”

    牧流冰捏捏她的鼻子,笑得比水晶还漂亮……

    …………

    原来是这样啊,明晓溪手足无措,“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我会帮你去找的……”

    “我找了很多地方,但是都没有。”没有了项链,是不是,也就会没有了她?

    他不敢去想。

    只觉得胸口像被挖出了一个乌溜溜的血洞。

    明晓溪走过去,轻轻拥住他:

    “我再买一条新的送你好不好?”

    “我要原来的那条。”

    明晓溪将他抱得更紧些,仰头微笑,“那我就陪你去找,我们一定会找到的。”

    牧流冰摇头,“万一是被谁捡走了,就再也找不回来。”

    明晓溪轻轻皱眉,“冰,就算是项链被人捡去了,也不可以搜同学们的身啊。要不然,咱们贴个布告,请捡到项链的同学把它还回来。”

    牧流冰目光阴郁:

    “不。我不相信他们。”

    明晓溪沉默半晌,抬眼直视他,“不可以因为一条项链就限制别人的自由。请你命令你的手下让同学们离开吧。”

    牧流冰盯紧她,“那只是一条项链吗?”

    “是的。”

    他被冰冷冻得僵住,喉咙有些沙哑:

    “它,是我的生命。”

    明晓溪的眉头皱得紧紧的:

    “就算它是你的生命,可是,对其他的同学而言,它也只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项链。”

    “他们与我无关。”牧流冰的声音带着淡漠的冷酷。

    明晓溪的心一下子收紧了。

    她忽然觉得无法忍受!

    她和他,仿佛两个世界的人。

    她调整呼吸,凝视他,眼睛亮得惊人:

    “让同学们离开,否则,不要怪我做得让你太难堪!”

    东浩雪望着转眼间撤走的“烈炎堂”大汉们,看着同学们终于可以出校门了,不由得兴奋地说:

    “哇,明姐姐实在太了不起了!我就知道,只要明姐姐出马,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小泉懒洋洋地应着:“是啊。”

    东浩雪忽然压低声音,“小泉姐姐,你有没有觉得牧哥哥变得越来越可怕了。”

    小泉还是懒洋洋,“是啊。”

    “是啊是啊,小泉姐姐好像漠不关心的样子,”东浩雪不满地撅起嘴,“我最喜欢的明姐姐跟越来越可怕的牧哥哥在一起,你都不关心吗?亏你还是明姐姐的好朋友呢!”

    小泉咬牙切齿,“我怎么不关心!跟她说过多少次了,让她抛弃牧流冰,跟澈学长在一起有多好!可是这个笨蛋明晓溪……”

    “不要!”东浩雪捂住耳朵,“澈哥哥是我的!!”

    “你的?”

    “我长大了要嫁给澈哥哥!”

    小泉斜她一眼。

    东浩雪嘿嘿笑着,“小泉姐姐,其实我哥也很不错啊。而且,我偷偷告诉你啊,我那个笨蛋哥哥暗恋明姐姐呢!”她两眼放光,“咱们想办法让明姐姐和我哥在一起好不好?……”

    小泉挥挥手:

    “我要回家了,再见。”

    “喂喂”东浩雪跺脚喊着。

    深夜。

    牧家大宅。

    清冷的月光洒在露台上,青藤在夜风里瑟瑟作响。少年孤独的身影蜷缩在白色藤椅中,面容被月光映照,有种病态的苍白。

    他觉得好冷。

    彻骨的寒意自胸口一直一直冰冷到他的四肢。

    胸口空荡荡的。

    没有了那条项链。

    也没有了她。

    她转身而去的背影,毅然决然,好似没有丝毫的留恋。在淡淡晕红的夕阳中,她的离去,带走了最后一点温暖。

    静静的露台。

    他抱紧在藤椅中,月光将他斜斜映在地上,一团淡淡的黑影。他身上的衣裳很薄,初春的夜风很冷。也许会生病吧,可是,还有谁会担心呢?她走得头也不回。

    牧流冰将额头埋在膝盖间。

    他不想让月亮看到自己心底淌血的伤口。

    青藤轻轻响动。

    就像一阵轻轻的脚步。

    一只手轻轻揉弄牧流冰的头发。

    “嗨,睡了吗……”

    牧流冰浑身僵硬,他不敢动,怕一动就会发现那是一个梦。

    “真的睡了啊,”轻轻沮丧的声音,“中午都睡了,晚上还睡这么早……也不知道穿厚点,万一冻病了,担心的还不是我?”说着,她弯下腰来,拉起牧流冰的双臂,想要把他背进屋里去。

    他伏在她的背上。

    她的温暖像夏日的风,熨热了他的胸口。

    她背起他,忽然感到不对劲,眨着眼睛笑了笑,又将他重重扔回到藤椅中,“喂,你装睡啊,居然骗我背你。”呵呵,他的心跳那么快,哪里像是一个睡着的人。

    牧流冰睁开眼睛,古怪地看着她:

    “你来干什么?”

    明晓溪笑得一脸轻松,“不高兴我来是不是?那好,我现在就走啊!”

    牧流冰狠狠瞪着她。

    若是要走,就别来惹他,这样在他的心口来来去去,会痛得想要呻吟。

    她蹲下来,笑吟吟瞅着他:

    “冰,我找到了哦。”

    她开心地笑着,一条闪着银光的项链抖落在她的指尖。雪花的水晶吊坠,在皎洁的月光里晶莹剔透,闪烁着梦幻般的光芒。

    牧流冰屏息看她。

    她身上很脏,到处沾着泥土,脸上也是脏兮兮的,右脸像是被什么动物抓了几道爪痕,头发里还沾着几叶青草。

    “你……去找它了……?”

    “是啊。”

    “一直找到现在?”

    “是啊,我找得好辛苦啊,到处都找不到,急得我团团转!后来,我总觉得一定是咱们……咳……的时候掉在草地里了,于是又跑回去一点一点地找。哈哈,你猜它到哪里去了?原来是有一只流浪猫把它捡走了,哎呀,那只猫好凶的,我从它窝里偷出来的时候还被它抓了一下……”

    她兴高采烈地说着,眼睛亮得像星星。

    牧流冰望着她,良久良久,声音喑哑:

    “我以为……你生气了……”

    明晓溪吐着舌头,笑了,“没错啊,我是很生气,因为你那样做实在是太霸道太蛮不讲理了!我现在都还在生气呢!”

    他的心又沉下一点。

    “不过,”她凝视他,微笑着说,“我很开心你那么珍惜我送你的项链。”

    她握住他的手:

    “冰,你很喜欢我对不对?”

    牧流冰的脸微微发红。他想要告诉她什么,可是满涨的胸口,使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夜风中,青藤沙沙响。

    明晓溪仰脸凝视他,目光里充满大海一样深邃的感情:

    “冰,我喜欢你。”

    他像被魔法定住了,心脏不会跳动,手指微微发颤。

    她微笑:

    “我喜欢你,不是这一条项链可以改变的。你有这条项链,我喜欢你;你没有这条项链,我还是喜欢你。因为你珍惜这条项链,所以,我翻遍每一寸土地也要把它找到……知道吗,冰,我不是为了它,而是为了你……”

    牧流冰的血液在全身激荡。

    他低吼一声:

    “闭嘴!我要吻你!”

    情人之间的吻,没有距离,只有两颗相爱的心。

    月亮害羞地躲到云层后。

    他吻着她,吞噬般地吻着她,恨不能将她揉碎在自己的骨髓里。

    过了很久,面颊桃红的明晓溪轻轻推开牧流冰。

    “接下来,我要教训你了。”她努力严肃地看着他,“今天下午,你做得很不对。项链对于我和你是十分重要的东西,可是,于其他同学有什么关系呢?因为自己的痛苦和焦急而去伤害到别人,非常不应该。”

    牧流冰沉默。

    她捧住他的脸,轻声道:“尝试着慢慢去改变好吗?或许一开始会觉得很困难,可是,我会陪着你。”

    “如果……我无法改变呢?”他眼底阴郁。

    她怔了怔,“世上怎会有无法改变的东西呢,只看你愿不愿意去做。冰,如果只是对我,因为我喜欢你,很多很多事情都可以不在乎;但是,请不要随意伤害到别人。”

    “你……在威胁我吗?”

    “不是。”她将水晶项链戴在他的脖子上,轻轻啄吻他的唇,“因为我想永远和你快乐地在一起,所以不希望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使得我必须离开你。那样的话,我会非常难过。”

    她的吻,像空气一样轻,可是,却让他觉得像在天堂一样幸福。

    牧流冰吻住她:

    “我会学着去改变的。”

    明晓溪闭上眼睛,唇角的微笑像美丽的月光。

    她环住他的颈背,“我也会去学的……”

    “……?”

    她缠绵地回吻他,偷偷笑,“明天我就去买两斤樱桃。”呵呵,她可是无往而不胜的明晓溪,区区樱桃接吻法还不是小菜一碟。

    牧流冰呻吟,“……专心点好不好……”

    “哦,好。”

    明晓溪连忙全情投入,专心致志配合他的接吻工作。

    露台上,甜蜜幸福的一对人儿,青藤的轻响是快乐的伴奏音乐……

    (咦?有姐妹问,明晓溪同学到底有没有练成樱桃接吻大法?嘘,这可就是秘密了。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